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金村,来过就不曾忘记》王芳

《金村,来过就不曾忘记》王芳

发布日期:2015-12-02      阅读数:3473 次

 

要穿过多少岁月,才能与你相遇?要走过多少山水,才能与你相见?不要怪我来得太晚,不要怨我来得太迟,有缘总会相聚,有情总会相遇,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四月阳光正好,她吹开了一江春水,把杨柳的飞絮吹的像漫天飘洒的花雨,而那些花儿沾上了春水,不管不顾地次第开放,开满一个叫金村的地方。

行人、游客、摄影者,一群群、一对对,在找寻,在欣赏,一个远古与现代相结合如同水墨画一般小周庄。

此时,我也加入寻访之中,时间让我们追溯到了明朝洪武初年,有一个叫金启明男人,他从兰溪出发,一路行走,他要寻找他的桃花源,暗泾河畔土肥、水深、风回、气聚的风水宝地吸引了他,他领着子孙,砍荆棘,割野草,开垦荒地,栽竹植树,以农为本,兴业发家。

他与人为善,爱惜一切生命,收留母虎安居,他的行为感动了老虎,有了人畜相安的和谐。那成群的乌鸦,也贪恋暗泾河两岸的五谷野果,相继在这里筑巢蕃衍,水土肥美,人畜兴旺,五谷丰登,慈乌不愿离去,繁衍着后代,留下了“哺母慈乌更有村”的诗句。

金氏族人,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处,展开了手脚,用自己的智慧规划金村,于是有了码头、布庄、药铺、私塾、书场、茶馆、酒肆、染坊、典堂、赌场,这样热闹,这样的繁华,吸引了八方来客,赶集的、听书的、喝茶的、买办的、吃酒的、耍钱的都在这里云集。

云集中便有了故事,佳人在绣楼弹琴,才子在楼下听琴。缠绵的琴声,已让才子动了情,楼里佳人不知楼外才子相思苦,惹得才子夜夜难眠,掌灯写下相思句,叠一只飞鸟放在暗泾河里,便有了一场风花雪月的相聚。书场上,说书人木板一拍,一章章的说讲,语惊四座,听书人忘记了时间,一声声叫好顺着水声,穿过河岸,穿过飞檐翘角,穿过花厅,穿过读书郎的门楣,竟让读书郎一时失了神。酒肆里布匹生意成交,白花花银子放进布袋里,染了色布匹,一捆捆装上船运往五湖四海。茶馆里品茶人,手捧香茗,听着曼妙的丝竹声,看着上茶女子,纤纤玉手,含笑盈盈,青花瓷的衣裙,头上插着一朵茉莉花,轻巧地来回走动着,真是茶香人美,就这样看着、品着,人便醉了。还有那些美味的小吃,海棠糕、米酒、鸭血糯、豆腐花、方糕、蟛蜞、田螺等等,哪一样不是令人口齿生香,吃过不忘。

吃过、喝过、玩过,就要看一看金村八景了,站在街前的远见楼看南浦归帆,太湖扬帆归来的大小船只,在夕阳的映照下,有一种壮观的美。徐塘泛月、皓月当空、清水悠悠,池塘里的鱼儿也喜欢人间的热闹,它不时调皮露出头来,吸一口气,在池塘中翩翩起舞,有雅兴之人,便摇动小舟,和鱼儿来个亲密接触,这才有“水面鱼游吹月碎”意境。夏天来临,徐塘的荷花争奇斗艳,红如锦、白如玉,荷叶绿如伞,在塘边赏荷吟诗,这就是金村耕读日子。不再细说古园乔木来历;不再去说曲桥流水景致;也不絮叨西泾垂钓雅趣;破寺晚钟的永昌寺也有这样的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那么暗泾归鸦这一传奇定要细细说了,百善孝为先,乌鸦懂得,金村人懂得,忠厚传家,世代耕读,和谐联姻,便有了后代繁荣昌盛,明清以来金村人才辈出,进士8人,举人13,大学士、秀才100余人。这些人才在历史上可圈可点,明代进士杨伸、名医金兰升、抗倭英雄金七等等他们高贵的品质,悬壶济世的善行和为抗击外来侵略者不畏生死的精神都让人敬仰。

风雨中金村受着岁月的洗礼,园茂里的老井,见证着许多变迁,长春堂药铺里那些草药香味似乎还在袅袅飘在空中,金家和王家的花园呢?“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那些青砖黛瓦、水榭亭台都成了废墟,原来歌词所唱也在这里,远去了的一切,让人想想好伤感。

过去毕竟是过去,变迁中改革,涅槃中重生,蝴蝶破茧而出更美丽。新时代金村在党和人民政府规划下,正一一恢复往昔容颜。不!她比往昔建设更好,且看这古香古色老街;一幢幢白墙青瓦的别墅;青石板下小桥流水;如诗如画的廊桥;百花盛开的花园;小巷奔跑欢笑读书孩子;商铺中热情好客的老板;原野中劳动人群;篱笆下悠闲觅食牲畜;一切的一切都构筑一副和谐而又温馨的画面。金村,你就是我们要寻找的梦,一个不曾离去的桃花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