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刘迎雨的诗

刘迎雨的诗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311 次

 

刘迎雨的诗

      刘迎雨

 

夏日

        

这个午后

我再次陷入一场等待

我在柳树的阴影下,等待

一只善良的蚂蚁,或者

在一片寂静中,等待

一只爱上童话的毛毛虫

 

而午后多么清净

闪亮的树叶多么清净

没有一只蚂蚁,如约而来

为我准备一次微创手术

也没有一只毛毛虫,用它的魔力

在我身上,支起一顶顶红色帐篷

 

我只是安坐于此

从幽深的阴影,直到阴影全无

——或者说,此时

更为幽深的阴影已降临天地

而黑暗中,我仍抱有一线希望

我等待一只蚊子

等它给我一针致幻剂

然后,——我等待一段低矮的时光

一位年轻的母亲

一把缝补过的蒲扇

一阵微凉的风

 

中秋月

 

请原谅我的庸俗

今晚,我不是你

它也不是那玉盘

或玉兔

 

它只是纯粹的微黄

纯粹的圆,如同

一块永恒的脆皮月饼

浮于河流的水面:

 

上半夜,它唤醒我

沉睡已久的甜;下半夜

它抵达我灵魂深处的痛——

 

它从满月到残月

多像一个孩子,每天

偷咬一小口月饼

 

它被浮云遮蔽

又多像那个孩子,小心翼翼地

包起了一层油纸

 

沙溪:庵桥

 

是否这也是一场战争:

静动相持,刚柔对峙

幽暗的流水,一波接着一波

总想分出此岸和彼岸

 

是否你仍在孤军奋战:

一袭灰袍,两袖清风

用骨头刻写着无字之书

——总想不分“彼此”

 

一百年,太短

一万年,太长

当你饱受了千年雨雪

是否已无力起身

当我们邂逅于这安静的天地

是否——我该经过

你那弓着的背脊

 

庵桥:位于太仓古镇沙溪七浦河之上,建于宋代景佑年间,距今已近千年历史,为单孔石拱桥。

 

虚构的肖像——致中国棉花新闻网创建人兼慈善志愿者徐某

 

我想你是棉的:

棉衣、棉裤、棉鞋、棉帽

你的身体是呼吸着的亚洲铜

 

你的眼神是棉的,有云朵的软

你的微笑是棉的,有雪花的白

你的性格是“棉”的

 

——好象立于北方的一株棉花树

越是炎热

越是预示丰收

 

当然,我想你的心也是棉的

有着乡野的朴素,春风的温暖

——正如隆冬之前,你赠与他们的

棉絮、棉袜、棉毛巾‍

 

 

                          

                                                                        此诗发表于《东渡》2014年第4期(总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