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施向军的诗

施向军的诗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332 次

施向军的诗

       

 施向军

 

与酒为伴

 

第一次喝酒,是在十九岁

高中毕业的黄昏

我一次次举杯,干杯

哦,这哪里是喝酒啊

这分明是从心口抽出的

一缕缕别离的丝线

大家提着这些丝线

奔向各自的旅程

 

此后,岁月飘摇

杯酒成为我奔波中的旅伴

一次次喝下风和与日暖

霜冷与月寒

喝得我两鬓斑白

累了,就吹一曲萧解乏

困了,就枕着江南的杏花烟雨做梦

我已习惯于每天回家

 

喝下小剂量的诗意

属于浅斟薄饮

用诗句下酒,比山珍海味

更胜一筹

更能表达清风明月

轻巧的,灵动的,富有韵味的

风月,却不关风花雪月

 

每次喝酒,不谈性别

不说琴瑟和鸣

就像伯牙和子期

一把瑶琴弹出高山流水

知音觅知音

往事看着昨天

我看着你

我要把我的精华

放进你的身体里

 

小酒吧

 

霓虹灯,店牌,寒风

被一个锈迹斑斑的三脚架

固定在房檐上

震耳欲聋的音乐

让门瑟瑟发抖

把一群群人关在里面

 

坐下的人们

会把一路风尘,一腔幽怨

一缕失意,一分发泄

全部都落在啤酒里

外面的那些俗事

似乎,与己无关

 

夜幕慢慢降临

小酒吧用即将到来的黑

隐藏寒风

屋内的男女

就着五颜六色的灯光

就着沧桑的歌声

且喝且醉

 

爱上一枚落叶

 

一枚落叶

愿意为我遮风挡雨

此刻,在清风和明月之间

簌簌飘落,叶片上

露珠轻晃

我猝不及防

一个世界,碎了

 

一枚落叶

让一个写诗的人

借江水酿酒

蘸海风写诗

炊烟的耿直

白云的高洁,以及

轻轻跳动的口岸

 

一枚落叶

一寸一寸的燃烧

细小的火焰

映照着空旷的落日

越过诗歌料峭的斜坡

穿过黄昏的国门线

定格在祖国的心脏

 

为了纪念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桃红 柳绿

甲板 船舱

鸟语在叶笛上

鱼潜入牧歌里

渐行渐远的青春

躲在翻滚的江水里

来来往往,生生不息

 

青春,美丽的青春

生在口岸的骨节上

长在检徽的花瓣里

蚕豆花 豌豆花

一起吹响心中的唢呐

向失去的青春致敬

 

野菜在江边

篮子在江边

青春在江边

脚上沾回来的泥

比鞋底还要新鲜

踩出一条人生之路

 

空凉的阶前

叶子渐渐多了

情节渐渐丰满了

青春的锯齿锯短了岁月

锯出集装箱的四个边

天空洗着从裤脚掏出的云

洗干净青春的气味

天空没留痕迹

鸟儿却已飞过

 

青春,敲着木鱼

敲开一片片净土

敲开人生的一个个细节

国门卫士,把青春

镌刻在艘艘外轮上

融入到外贸发展中

 

青春的一砖一瓦

砖是红砖  瓦是红瓦

四十年了

没有一只风雨的手

能把泥土上的青春

从国门蓝盾上摘走

 

青春,就是那滴汗水

密度最大的液体

力度最强的火焰

催生出一茬茬白发

散落在抢眼的黑发中

挑一根很长很长的白发

捻在指间 仔细地捻

用心的捻

 

把青春抱在怀里

留下的怀念变成永远

枕头里的青春

已经变成珍珠

身体里的青春

长成把关服务的点点星光

 

谁的汗水在飞

——献给高温下的国门卫士

七月,烈日炎炎

一排排集装箱

一溜溜甲板

被太阳晒得冒烟

查验的国门卫士

汗流浃背,衣裳变黄

黑皮肤包裹的肌肉

此起彼伏

一如喘息的江涌

所有的坚守

瞬间定格

 

八月,骄阳似火

脱下密不透风的防护服

你就成了“水人”

身体的水分还未被时间吸干

声音正躺在耳朵里窃听

笔张开锋利的嘴

滔滔不绝的发言

我要把你乔装打扮

铸成雕像放进我的诗里

我的诗装有铁栅栏,你

再也逃不掉了

 

码头 甲板

堆场 车间

汗水,纷飞在每个细节

湿润了企业的情怀

浇灌了外贸的花朵

我把颜色给了社会

花瓣留给口岸

花蕊留给你,亲爱的国门卫士

我要递上一杯景仰的水

诗的语言在其中发芽

最后,长成沉甸甸的收获

 

 

                                              此诗发表于《东渡》2014年第4期(总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