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长江之畔的诗意家园》陈利生

《长江之畔的诗意家园》陈利生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774 次

 

一直都惦记着苏南的金村,在这个四月天终于成行。

刚踏上金村的土地,我的心就随着这灵秀静谧、典雅古朴的苏州文化古村而莫名激动。激动之后,马上归于平静。人—静,心自然空灵。

春天,嫩绿的色彩在村坊间恣意蔓延,一种清新的气息涨满视线,塞满鼻息,沁入灵魂深处。远处的“金村苑”牌坊,静静地兀立着。那些关于金村的往事、古村的气息,穿越时空隧道,倏然而至。

金村,1500年的历史源远流长。这里,晋代兴村、明代兴业、清代兴街。据载,到了明末清初,金村商号林立,商贾云集,富饶丰裕,俨然成了江浙一处繁华之地。

长江哺育了金村,也演绎了多少人间传奇。在这块土地上,流传最久的恐怕是“金七抗倭”的故事。嘉庆年间,江浙两省沿海屡遭倭寇侵扰。金七率领乡人浴血奋战,英勇献身。百姓为纪念这位抗倭英雄,将每年的农历四月初八定为金村庙会。

庙会的热闹劲,我们是无缘目睹了。据说,金七出堂的仪式,就设在齐梁古刹永昌寺。说起这个古寺,不由让人想起晚唐诗人杜牧那首久负盛名的《江南春》。“多少楼台烟雨中”,立于千年古寺前,依稀可见“南朝四百八十寺”的遗风。寺内,香客芸芸,香烟缭绕。我想,有这么一座庙宇,静静地站在苍茫的天地间,守护着无数信仰者的灵魂,该是小小村落的福祉。

吴风吹拂几千年,长江浸润几千年,再坚硬的种子都会发芽。金村,真不愧是滋养读书人种子的沃土。“二十余井井井流甘,一百余家家家识字”,即是金村崇尚诗书耕读的写照。自明清至今,涌现出8名进士、13名举人、100余名太学生和秀才、9名黄浦军校生和20多名海内外正教授级人才。

小村是渐行渐远了,但她深厚的人文底子,却依然从那一个个名字里传达出来——医德盛名的金兰升、善古文辞的金鹤冲、金石学家赵古泥、虞社社长金鹤翔、文学大家钱谦益……无一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一册册泛黄的家书,一页页尘封历史,一行行隽永的文字……道不尽这风月柔情,览不遍这前朝旧梦。金村人就这样沉迷于耕读传家,诗书济世。因为文化,这里诗书不断,弦歌不辍;因为文化,这里蝶舞莺飞,满眼春光。

穿过幽幽深巷,便踏进了古色古香的“园茂里”,这里曾是早期党的革命活动所在。拂去历史的尘埃,我们的眼前仿佛浮现出一个个疲倦而又高大的身影,如点点星光在黑夜中闪烁。他们坚信,长夜过后,终将会迎来黎明的曙光。

这不,屋前那一口古井,井壁上长满了墨绿的苍苔,井栏尽是吊绳勒槽,斑斑驳驳,该经历多少岁月的风雨。面对古井,很自然地让人想起南湖的红船。

是的,金村是富庶的。不但拥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更有良好的生态环境。主人自豪地说,金村的生态保护得相当不错,可以说是张家港最后一块净土了。一点不错。中午,主人热情地端出了一道道丰盛的佳肴,清汤螺蛳、清汤鲫鱼……味道特别鲜美。连米饭也糯糯的,又香又软,风味独特。主人说,这都是绿色食品呀,你们放开肚皮吃!

水土丰美的金村,呈现给我们的已经够丰盛了。饮了一杯又一杯清冽的金村米酒,心里洋溢着一丝暖融融的温馨。

初春正午的阳光,很有几分热烈。沿着荷花池,我们慢慢踱近了村庄的腹地。周身透着一股灵秀和纯朴。一条小河穿村而过,清澈的溪水倒映出两岸的民居,给水中的倒影抹了—层朦胧的青色。据说以前,河边还有很多繁华的码头呢。

心头涌出的万般诗情,和着这自然的气息,惬意极了。有三三两两的村民闲散地走在整洁的村道上。恬淡与平静,写在每一个村民脸上。

这边,是烟雨沧桑的古民居,青砖,黑瓦,白墙,倒映在水中,犹如一幅灵动的水墨画。小桥流水,纤嫩的柳丝,扭成万般思绪,轻风摇曳,任流水泛起的涟漪。漫步在这样一个古村落中,历史的沧桑扑面而来。这不,那暗泾烟柳,永昌晚枫,见证了金村园起伏的历史。古树们静静地站立成一种姿势,也许只有它们,能读懂这座村庄的一草一木,一事一物。

那边,是一排排漂亮现代的新民居,掩映在红花绿树之中。这样的风景“倏”地一下进入视线,让人眼前一亮。过了小河,原来有这等美的风景在等着我们。

古老而又年轻的金村,显得安静祥和。

匆匆的我们,不免生出几分羡慕。文友说,看了金村,就有想住下来的冲动。我相信,这不是矫情。我确信,大伙也与我一样,早已醉倒在金村风姿绰约的小巷里,迷失在金村这本厚重的古书里。

诗意,是人们自古以来就追求的意境。中国传统美学之中,诗意从来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被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维,勾画出“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丰子恺,正因为他们追求诗意,心存诗意,才丰盈了自己的人生。我想,不管你闲居陋巷还是身处纷繁,只要你的心灵是自由的,不汲汲于富贵,不醉心于功名,那么你就能摆脱尘世的羁绊与牵累,拥有一片纯净的天空。

的确,除了我们生活的物质世界之外,我们还有一个精神家园,一个诗意的家园在。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也许这就是我们心中的梦境。

回眸,再望一眼春风里的金村,绿意葱茏,阳光轻泄。在这个美好的人间四月天,我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如一阵轻盈的风,带着淡淡的诗意,带着淡淡的乡愁,一闪成过往。

长江边的金村,我远道而来,只为看你一眼。

 

 

                                                                                        此文刊于《东渡》2014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