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长江,从一粒雪走来(诗歌) 一朵

长江,从一粒雪走来(诗歌) 一朵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741 次


 

  并不是所有的河流都能加冕

  想起长江,我就想起了母亲河

  血与水的交融,从各拉丹冬的一粒雪开始

  阳光。草原。世界屋脊的风

  相互拥抱,相互裁剪

  等待一粒粒雪流淌成一股股清流

  以母亲从容朴素的姿态

  向东蜿蜒

 

  掬起一捧长江水,就听见雪

  挣脱肢体被剖开的疼痛

  踏着两岸花草的清香,飞奔而来

  我站在雪的风情里

  怀念母亲温暖的子宫,曾经孕育

  无数个勤劳质朴的长江儿女

  守着家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此去经年。那些和雪一起融化的记忆

  交错成无数的支流与湖泊

  承载着前世今生,遗落的梦

  轻轻一触,就有美丽的传说纷至沓来

 

  打开一首唐诗或者一阕宋词

  那个穿着长衫的落魄书生,手执一枚江月

  低吟浅唱,未了的情缘

  世间独一无二的江南女子

  注定成了他口中吐出的绝句,流传千年

  长江的风花雪月,从此绵延不断

 


 

  打开黄金水道,我的呼吸杳窕入九曲回肠

  半盏清风,在高山流水里倾诉

  沧桑与风光并立,蛰伏在时光深处

  等待秋来。与每一片落叶

  接受心灵的洗礼,凤凰磐涅

 

  透过一粒雪的厚度,我看见

  一种高品质的精神,在长江两岸

  繁殖出无数个葱郁的春天

  波浪折叠,又卷起千堆雪

  这雪,其实是一张酷似祖先的脸

 


 

  一个转身,我与一片沙洲有了默契的碰撞

  渔歌唱晚,曾经抚摸过的那段江堤

  开出一朵相送的花

  与落霞联袂,别上母亲的发髻

 

  一行白鹭从江面掠过,以风为琴

  弹响华夏祖先五千年的文明

  我在史书里阅读,生命的坎坷

  让淡泊与沉静,抵达我出生的地方

  此刻,一粒雪再次款款走来

  又像野马,飞奔东海而去

  你站在稻花香里,听不厌的梢公号子

  突然被惊醒

 

 



 

      如今,我登上一叶扁舟

      在殷商文化的遗址里

      追溯亿万年前的那粒雪
      最初的模样

 

                                          此诗入选《“长江颂”全国诗歌精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