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关于几只虫子》施建兵

《关于几只虫子》施建兵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222 次

关于几只虫子(四章)

◆   江苏  施建兵

 

蚊 子

谁有如此急切?谁又如此直接?

只有蚊子。它是有想法的一类虫子,不管在达官贵人面前,还是在平头百姓面前,甚至对流氓、小偷和妓女都说三道四。

一根尖尖的刺,是批判者的武器。它揭穿了世风盛行的天衣无缝的圆滑、隐藏至深的世故和厚颜无耻的堕落,且一针见血。

应该向蚊子致敬!请天下所有的同志为这位勇于献身的优秀虫子证明。

 

蚂 蚁

倾巢出动是什么阵势?不仅仅在一块馅饼面前,同样的场景为了应付一场灾难的降临。

真实的蚂蚁和蚂蚁的真实不容怀疑。

将军和士卒,王者和奴仆,一样并肩而立,默默奔波着,劳累着,并且充满了快乐。比如一座大山的阻挡,它们在爬爬息息中执著着心中的高度。比如一条大河的阻隔,它们架起叶片在飘飘转转中重复着顽强的泅渡。再有大家都知道的这块骨头,它们怎样对付?

人是有嘴巴的,并且有牙齿和舌头,也就能生发出许多在实际意义上与骨头事件毫不相干的东西,象啃下骨头后的赞歌和啃下骨头前的那些条件或理由。

 

蜘 蛛

不是姜太公式的愿者上钩。不是坐享其成的守株待兔。

一张网是蜘蛛的心机和智慧,架设在阴暗、潮湿、肮脏之处,封堵一切喜欢阴暗、潮湿、肮脏者的道路。接下来的高明和大度,在于蜘蛛无言,在于允许对手挣扎和狡辩,在败行必露后绳之以法。

至此之前,我把蜘蛛放在视线之外,思想和诗歌之外,无视了这位弱小者的勇敢,丑陋者的美丽和孤独者的怀想和热爱。现在我用心记录了这一过程,一场妙不可言的痛快。

 

我这只虫子

从乡野到城市以后,我想撤离!为热爱而放弃,为繁华、富裕而倍感贫瘠。

我是车站、广场、街巷里的一个同志,贡献了文明,也为城市制造了垃圾,堆积在心里且日益滋生并迅速膨胀的官欲、色欲和物欲,使我无法轻松地融入现代人的生活,也不能像一只苍蝇无所顾忌。

我生存在一个人虫相挤的夹缝里。我想撤离!

给我一座山吧,或是一个小小的巢穴。我喜欢春暖花开的季节,并渴望在这个季节里开始创造奇迹。在为一切欲望忙碌的心灵和肢体回归后,我要向蚊子致敬,向蚂蚁学习,为蜘蛛加冕,并为热爱彻底背弃自己。

 

 

                                                   此文发《沧江文学》2012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