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梦里迤逦黄土塘》浦敏艳

《梦里迤逦黄土塘》浦敏艳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881 次

1

  1987年夏天,上小学的我跟随无锡的表姐去她家度假。三姨家在八十里路以外的无锡乡下,一个紧临江阴长泾的千年古村落,黄土塘。那时候公路交通不发达,亲人们去无锡探亲基本上都坐船。船是机帆船,有马达,有帆,速度大抵与骑自行车差不多,每小时十几公里。去趟无锡城得花六个半小时,去无锡乡下的黄土塘,也要五个小时。船虽慢,但盘缠便宜,水运是那会儿的主要交通。据说外婆年轻时去无锡的纺织厂做工,来去都乘船。

  我们从蒋桥登上码头,随着汽笛长鸣,轮船缓缓驶离了码头,混浊的波浪向船后激荡旋转,奔腾而去,“突突突”,机帆船拖着黑烟奔入了长江的支流,河流通向无锡、宜兴、浙江,三姨家我印象里从没去过,它,是个让我向往的地方。

  难得出远门,上了船儿,满眼新奇,江南尽是农桑人家,两岸桑叶随着日头渐升,蒸腾的雾气慢慢消散,在阳光下摇曳生辉,绿树葱葱屋舍俨然,波光鳞鳞的河面船舶如流,站在甲板看风景是孩童的乐趣。但是八十里还是过于遥远,五个小时的船程实在难捱,枯燥、无聊、烦闷抵去了对姨家即将到来的新奇与向往。不定性的我们一路总是在问:“矿山桥要到了吧!要到了吧!”大人们总告诉我们:“快了!快了!”

  就在2011年这次去三姨家之前,我一直把到三姨家上岸的码头当作矿山桥。矿山桥就是三姨家的代称。亲戚眷里说去矿山桥了,就是去姨家了。其实矿山桥叫晃山桥。我一直在疑问,是不是江南一带乡人的发音,会把真正的读音上转上几个弯?比如儿读成“倪”,鬼读成“鸡”、鱼读成“红”?所以“晃”字读成了“矿”字?晃山桥,居然是乾隆下江南时登过的几个古码头之一,历来有名,许多文人墨客的篇章里都提过它。可惜晃山桥在我的脑海里过于模糊,痕迹无寻。

  下午二三点钟光景,疲倦与耐心互相销长,年少的我们耐心快到达极限之时,只听船工喊着:“矿山桥——矿山桥——”,边喊边撑着长竹篙与岸靠近,一声声吆喝,有着它的含义,意思是到晃山桥的乘客们,赶紧下船。从晃山桥上岸,走上两里路,便是三姨家所在的集镇,黄土塘。三姨家在街东梢,他们的楼房临河而筑。  

  夏日清晨在世声渐嚣中苏醒,在清凉的空气中,早起的我们拿着牙杯、牙刷,站在三姨家的后院围栏旁,对着河面刷牙,白泡漂在了河面上,随波而漾,而河对岸,早已传来鼎沸的人声。早集市在天蒙蒙亮时已摆上了,转几间铺子过去就是!孩提的心一下子飞了过去,早饭都来不及吃,转眼消失在姨家后面的那条老街里。

老街摆满了地摊,菜集市的一切新鲜果蔬这里都有,沾露紫茄子、顶花嫩黄瓜,浸在水桶里慈姑、红菱,剥在雪白茶盏里的莲子,绾成一束束的长豆,连着荚的毛豆……刚从江南密集河浜里捞起的小虾小鱼活蹦乱跳着,等会儿就成了烹上黄酒素油葱段炖得鲜香扑鼻的好小菜。毛巾、橡皮筋、皮手套、围裙、鞋底、针头线脑……竹篮、筛子、匾子、囤席、锄头、喷雾机、营养钵机……地摊就摆在黄条石铺成的地上,两侧则是两排溜古旧老层,木排门全部取了下来,有裁缝店、剃头店、药材店、小吃店、茶馆店……姨夫早早地泡在茶馆店里,和乡里邻居闲谈大街上的家长里短。隔壁就是小吃店,卖无锡小笼包、小馄饨、大馄饨、烧卖、各色烧头面、拖炉饼。表姐拉着我坐在堂里的条凳上,点上一碗小馄饨,绉纱一样的馄饨皮几乎透明,透出里面一抹粉色的鲜猪肉,油花串着几十粒香葱,单看着,就觉得象艺术品。吃完继续逛街,这里瞅瞅那里睃睃,走在街上的他们都是熟客故人,唯我是他乡客,啥都稀奇,把偏居一隅江南古村落的集市收纳眼里,刻在了心里,二十多年还盘旋在梦里。

  清晨的雾气从河面上飘然散去,日头渐高。溜达了一圈我已歇在屋里了,找着书儿就去院里纳凉看书,等着姨家灶头热饭热菜蒸熟上桌。河对岸那家茶馆店书场里的评弹琵琶声不绝,叮呼铮鸣,一树合欢飒飒有声,红羽绿叶象戏剧人物里的头饰,树影渐渐圆短了起来。

  晌午的鸡鸣在暑日里如此沉闷,三姨推开后屋灶头后边的窗户,对着河对岸茶馆店扯着嗓子,唤着姨夫的名喊他回家吃饭。老街上赶早集的人早散了,地摊已不见踪影,偶留几个二道贩子固执地靠着墙根守着,他们不种自家自留田,不事农耕,专进些所谓广东那里来的时鲜货,蛤蟆镜、牛仔裤、拉链衫、乔其纱、电子手表收音机等做点小生意,混得年头多了,也成了街上熟事人。

  白天与夜晚的交接时分,宁静又朦胧、美丽又叫人怅惘的黄昏到达了,夜饭花和凤仙花在晚霞的余晖里开得灿漫无比,女孩子的心沉郁了起来。吃过晚饭,又是姨叫唤着两个女儿,和年纪相仿的我去浴锅洗澡,乘凉。集市、小村落静了,老街那边的铺子门板不知啥时都排下了,排门里漏出灯光和电视机的声音了,一会儿,《蛙女》的主题曲从里头溢了出来,飘荡在河面上,喇叭放响了,整条河听得见,回声荡漾,随着月光下的水波,一层层映在沿河生着青苔的石驳岸,小女孩的怅惘渐聚渐浓,思乡思亲的她,象夜宿的鸡鸭,寻找着温暖、熟悉的圈舍……

 

2

  九十年代末新世纪初,因为三姨嫁女、表姐生子等喜事,我又去过几回她家,但每回都是来去匆匆,当天来去即回,这便是公路运输带给我们的“便利”。

三月半,是黄土塘历来的集场。

  2011年4月17日这天,天气晴朗,农历三月,气温适宜,受表姐邀请,我驾着车带着穿着白衬衫藏青色开衫的槿儿,跟上外婆家来的大部队,一起前往无锡东港镇黄土塘。

  我已十年未来,没料到,当年的沙锡路早已改道,怪不得这次从东港镇转向黄土塘的那条支路这么短?与记忆中的有很大出入。车子到达东港不过三十分钟,等驶入黄土塘村时,才发现集场这天铺天盖地俱是摊位,我们车行如蚁,总算来到黄土塘新街的一广场前。从商品楼小区里穿过,走过一菜场,槿儿说:“妈妈,这里的人怎么怪模怪样的?”他看到的另一种乡下人淳朴厚浊的气息,与他平时接触的摩登城里人有所区别。我说怎么了?他说他们难看极了。我听了心一懔,什么时候他成了区别于这群人中的一分子?要知道,你父母你的祖辈也是来自乡下。也许是生人异样吧。

  但是,我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是个菜场,也就是说,我年少时见到席地而铺的菜集市,已转移到了这里,曾经记忆中的种种热闹、亲切、民风淳厚的老街集市已被它代替。人们腾出足够的空间砌筑起了专门的场设,人们不必在晌午之前匆匆收拾摊子打点回家。现在的菜场里铺陈满目的,是懒怏怏失了水份的莴苣、大蒜、菜椒、大葱,它们也大抵不是农人自己家地里种出来的,一切都是商品社会的痕迹。

  是的,黄土塘横竖交错的大马路上充斥着现代集市的喧嚣,与二十多年前的小家碧玉般清新可人的街市截然不同。三月半,融和天,大大小小的摊位约有四五百个,绵延马路五六公里(十字交叉),贩卖的几乎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哪怕是一株鲜花,你犹要辨清它是老盆还是新盆。卖棉花糖麦牙糖的、卖蛇油膏虎皮膏的,卖出土文物古玉旧鼎的,卖各式衣裤鞋帽箱包,卖椰子菠萝芒果甘蔗、卖乌藤席水镜席竹席、卖文胸内衣丝袜眼镜九分裤的、卖床上四件套枕套拉舍儿毛毯,抛弹子射飞标套泥玩打桌球、活狲出把戏杂技表演、卖京巴白鼠荷兰鼠小白兔小金鱼绿毛龟的,卖长凳鞋架镜台八仙桌太师椅的,卖竹筒饭炒面豆包大饼爙拉面烤羊肉的,伊斯兰维尔吾土家苗族的,皖浙闵鲁赣豫各地嗓音的……那个梦里水乡的老街呢?那个在晨雾笼罩下我吃过一碗小馄饨的老街呢?我如此惦念它——几回惆怅几回想,阔别了这些年,它还在吗?

  中午我们在表姐家的小别墅里吃饭,饭菜由表姐夫和表姐一手准备,表姐夫手艺一流,丰盛体面,杯盘堆积如山。吃饱喝足,众人儿休息逛集闲聊吃茶,各自找乐。虾有虾群,蟹有蟹党,槿儿初来咋到,自是跟上了表姐家的表哥表弟。我劝说他,和他一起去姨婆家老屋后的老街走走,他一听就不感兴趣,说宁愿呆在屋里,看表哥表弟们玩游戏。

 

3

  春天的气息如此浓烈,农历三月半气温已有二十五、六度,田野里油菜花开得如同星落雨。从表姐家到三姨家老房子,有一段距离。我知道,只要找到了三姨的老家,就找到了老街。

从集市向北走,一路摸去,进入村庄,村子里的人儿都穿着起轻薄的春衣,家家户户都留着亲戚,热闹嬉笑团聚欢乐,这光景叫我看了心暖。一排矮平房,转过去,就看到了破旧的山墙,大约是文革时候的房子,再过去,就见到了三姨家门口的老街。

  来自外婆家亲戚们居然不约而同都来到了姨家的老房子,男宾们聚在一起,散落坐在后院里,闲适地喝着茶,侃着房市股票政局。他们认为,这是男人们关心的事情,女人搭不上边。说实话就是吃饭,也向来是花开两桌,男人一桌,女人孩子又一桌。男人的世界里尽是精彩与高深唱乾坤,女人的世界是孩子琐碎与婆妈,这自打祖上传下,到如今,他们还以为如此。我带上贤表哥家的女儿,恬,和她一起去逛街。听说她也是个聪慧、敢于冒险的孩子,心性甚高,一心拿我的小妹枫做榜样,立志要赶超。

  转几个弯,就来到了老街。老街东梢的房子已悄悄改造,雪白墙面乌黑瓦楞,铝合金窗换了当年的木排门、老虎窗、雕花窗,连路面也是水泥路。再走几步,老邮电所的牌子,还挂着,依稀是三十多年前的模样。

再转去,街中偏东处,有二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姚桐斌故居。姚桐斌,1922年至1968年,无锡东湖塘人,中国共产党,我国著名科学家,1999年9月18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表彰为研制“两弹一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并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彰的决定》。姚桐斌是其中一位。姚桐油斌故居建于1947年,坐北朝南,现存两进,第一进为沿街平房,面阔三间,第二进为三间两层木结构楼房。两进建筑之间有一院,现保存完好。这是姚桐斌故居石碑上的介绍,石碑旁几株樱花迎风怒放,粉叶翩然,绿柳如云,纷披如缕。姚桐斌故居三间房子修缉挺拔,庄严岸然,可惜大门紧锁,我们只能在门外逗留。姚家故居,与旁边房屋,并无特别。这里的街面,中间是当年的黄条街石,两侧铺的则是机器压出来的花纹石块,但也平整协调,这里已是真正的老街。

  沿街向前走去,没走几步,路南侧通向水栈处,又立着一石碑,石碑镌刻:“黄土塘老街及吴氏旧宅在无锡市锡山区东湖塘镇。黄土塘老街用黄石条铺设,长约300米,自明清两代沿存至今。两侧民房大都为旧时平房。吴氏旧宅在此街小巷内,系清顺治九年(1652年)武进士吴虎臣之老宅,三间四进,呈明式建筑风格。是无锡乡镇历史老街的重要遗存。”吴氏旧宅?倒底哪一间哪一栋才是?漫步而去,老街显出了童年记忆中的面目,油桐门窗,粉墙黛瓦,只是这粉墙与木窗都披上了岁月的痕迹,迟重如垂暮老人,那些无人居住的房子,陈旧残败,斜窗陋墙,破檐断脊。吴氏旧宅,我未能找到。

  春风又绿黄土塘,岸边的油桐花馨香如盏。 街旁河水依然静静流淌,昔年的书场茶馆,可是哪一间?哪一室?人生代代无穷已,春花年年只相似。岸边的听书人,早已散去,老街上曾经蹦跳的小女孩,如今独自在街巷,踟蹰寻找,怅然若失。

  破败老屋,基本上住的是鳏寡孤独。从天井院落里了走出来的,是些包着头巾发髻的鸡皮鹤首;若是老房模样还算周全的,小作修缮,便出租给了外来打工的;若全族居住的,总是忍不住留下了现代社会的痕迹,新刷的墙面,新装的门窗,矗立老街,总有些不那么谐调。有一户人家的房子地基还是老宅,里面吊着天花板,穿着榨蚕扎染丝绸的婆娘们正在打麻将,屋里柱子上挂着央视名主持董卿的年历片。鸟择良木而栖,年轻人一辈人都从这里飞了出去,住村那头菜场边的大别墅小别墅商品房,谁还愿住用水、卫生、照明、交通都落后的老宅?河埠码头,基本已沦为摆设,只能向着悠悠河水诉说一段曾经船舡交错车水马龙的陈年故事。

 

  4

  无锡黄土塘已有千年历史,南北朝宋孝武帝便已存在,至明朝清中期商业愈加发达,人丁兴旺,商贾云集,光绪三十四年,光绪帝规定凡人口满五万的,可称为市,黄土塘改为怀上市。短短的黄石条老街,居然集中了100多家商号店铺,有米行、粮店、糟坊、绸布店、鱼行、生面店、豆腐店、蚕茧行……

黄土塘在没有现代化公路运输、交通欠发达的农耕社会,舟楫就是人们与外界沟通的主要交通工具。黄土塘的早期先民,看中的就是东青河延伸进来的一条河浜,还有周边密如蛛网的河汊水脉,外可畅达无锡,贯通沪、宁、杭各大城市,甚至,依靠了京杭大运河的优势,通达全国。黄土塘的人气一直不曾萎落。进入了现代社会,黄土塘人大力发展工业生产,傍河而居,临河兴镇,黄土塘成为田土肥沃、商贸繁荣、物阜民康的一方乐土。

  2000年表姐家买了村里的别墅,楼下租给了闵浙一带过来的商人,开超市开饭店,楼上装修自己住,面积大得惊人。平日里吃喝用度靠门面出租都绰绰有余。村子里的乡邻们也都住进了小别墅,装璜气派,家家户户小车出入。他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日子过得滋润富足。

  人总是不断向前行走着,他们一边回望着身后祖先躬身拉纤行船的身影,一边把目光伸向遥远的未来。车轮马达已渐渐代替了舟楫摇曳。繁华的中心正悄悄前移,老街在历史的车辙尘土中,不可避免地黯哑了声音。老街,象征着黄土塘一段水运时期的光辉历史,慢慢淡出人们视线。老街老矣,人们却不遗余力地设法保留它,挽救它,虽然更为实质与内涵的东西正毫无留恋地离我们而去。我们站在这个时代变迁的节结之上,有幸目睹老街的衰老与新街的生机互相交错,而穷尽我们一生,所无法见到的苍海桑田,万物消长,小至一巷,一街,大至一镇,一城,我们拿什么来倾诉内心的怅然……又何必怅然,今日的新街,明日又将是谁记忆中的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