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难忘三门滩》程建权

《难忘三门滩》程建权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815 次

 

 

        黄山脚下,太平湖岸,一个偏僻、安静、交通极为不便、默默无闻的小山村,三门滩没有奇松怪石的自然景观,没有高墙深院的古村繁华,没有名人辈出的人文气象,当然也没有旅游部门的包装推介,在行政区域上三门滩属于黄山区新民乡三合村,在地域上背山面水的三门滩甚至没有陆路交通。 但就是这样一个远离尘嚣的自然村落,让我数次往返,几度流连。

     初识三门滩源是一次偶然。2007年夏天,自九华朝圣下山,清凉被燥热取代,想找一兼具山水景致的地方过渡一下,便从地图、手册上查到了太平湖,在景区停车场,工作人员介绍门票55元每人,但游船只对旅行团,散客包快艇最少要1000多元。我们一行四大一小,只能是散客了。想想祖国的大好河山被这些人圈地赚钱,心里很是不平。我们决定自己沿着湖岸开车,自驾欣赏湖光山色。

     一路走走停停,风光依然旖旎,沿途询问老百姓才知道只有旅游公司的船才能到湖区。渐渐地我们放弃了游湖的初衷,于是路旁的民居、牌坊、古塔、茶园都是我们镜头捕捉的对象。慢慢地离湖远了,进入到山里,二十余公里后公路旁的一块大招牌吸引了我们:“蓝水河漂流——欢迎您”,经询问得知,蓝水河漂流项目还处于筹建阶段,接待游客还需时日。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蓝水河是太平湖的支流,这一段湖汊极具长江三峡之神韵,且是旅游的处女地。于是我们拐下了S322省道,在凹凸的机耕道上顺蓝水河艰难前行,土路狭窄颠簸,好在一路没有车辆交会,我们顺利到达蓝水河下游即是太平湖的湖汊。

      这是一个小小的码头,湖岸不通公路,沿岸的民众乘船汇集到码头,再通过中巴车集散出去。船是木制船或者水泥船,客货混装,突突响的柴油挂机作动力,十余吨的载重量。几位船主在岸边懒洋洋地“斗地主”,在我们的恳求下,叶姓船主才同意载我们溜一段。原来每条船都有固定村庄的客源,在固定的时间驳接中巴车的乘客,几个小时的空档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再加上这里地处偏远,又无景点,所以尚无游客光顾。木船在湖区开行个把小时后,我们错过饭点,饥饿难耐,得知叶船主家就在岸边后,我们提出要求到他家吃饭,并且承诺随便怎样收费绝不还价。老叶有些惶然的给老伴打电话,让其赶紧收工回家烧饭。

      面湖的山坡上翠竹森森,离湖面百余米高的山顶较为平缓,几栋砖木结构的二层农舍掩映在葱郁的林木之中,屋前的柴扉依满八月菊、凤仙花、金鱼草等斑斓的花卉,院子里的梨树如同撑开的巨伞,上面挂满了葫芦样的果实。柴扉门口的小围栏里两只大白鹅伸长脖子,“呃、呃”地警告着我们,一群芦花鸡在花丛下悠然地觅着食。老叶领着我们到堂屋坐下,从竹壳暖瓶里倒出滚烫的开水泡茶,指着对面的山自豪地说,这里是太平猴魁的正宗产地,卖到城里要几千块钱一斤呢。经老叶一说我细细打量,但见叶片挺直,两端略尖,全身白毫,色泽苍绿;入杯冲泡后,芽叶徐徐展开,舒放成朵,或悬或沉;细细品味顿觉茶汤清绿,味醇爽口。老叶原本话不多,但对太平猴魁却赞不绝口:利尿、强心解痉、抑制动脉硬化、抗菌抑菌、预防龋齿、抑制癌细胞甚至还可以减肥。同行的女伴对苦涩的茶水本来没有多少兴趣,听到老叶介绍可以减肥时,也毫不犹豫地牛饮起来。在饮茶的同时,我开始细细打量老叶的房屋,这是典型的山区农舍,顺山而建,三开间两层楼,主体是杉木架构,四周以青砖围筑,内部用木板间隔,山风徐来,满屋清凉。最难得的是,泥土地面被打磨的十分光滑洁净。说话间,叶家嫂子喊饭熟了。

      这是叶家嫂子在很短时间里临时操持的饭食:素炒四季豆、韭菜鸡蛋、清蒸腊肉、笋干烧腊肉、青椒炒鱼干、小白菜腌菜汤,主食是大铁锅焖米饭,金黄的锅巴那个香啊,绝对的童年味道。叶家嫂子面对我们不停地赞誉,腼腆地说没有冰箱,菜都是自家现成的,将就多吃点啊。尽管我们放开肚量,满满的几大盘菜还是余下不少,然后向叶家嫂子请教青椒炒鱼干的做法,因为我们发现邻居家院子里的晒台上很多一尺来长的鱼干,老叶带着我们几位到邻居家购买了十几斤(才8元一斤啊)。清水白鱼,真是人间美味啊。

      从老叶家下山返船,船行几分钟便见一个很具规模的工地,老叶说那是三门滩,老村因为地质滑坡和泥石流要整体搬迁。但见湖岸上的茶园正被挖掘,楮红色的沙土在竹林、茶园的映衬下格外醒目。离岸下船,回头望去,但见三三两两的黑墙白瓦,在青山绿树间静静的伫立,仿佛世外桃源。三门滩让我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和亲切。那一刻,我想,质朴的小山村或许就是一个异乡的家园。木船到了码头,老叶在我们的催促下开出了船费、中餐费一共250元的价格,我们四人眼神一对:250,多难听啊,就280元吧。老叶略显惊讶的接过钱,口中喃喃的说不值这么多呢,就是粗茶便饭,平时来回一趟船钱就是50呢。我索要了老叶的手机号码。我知道,三门滩,我还会再来的。

      回到家以后,时不时地来一碟青椒炒鱼干,每每与好友聊到太平湖的木船、猴魁、腊肉、鱼干都让自己回味不已,更让好友们羡慕不已,2008年的国庆黄金周,为了避开拥挤的公路和更加拥挤的景区,我早早地拨通了老叶的电话。老叶说老伴儿身体不好,不能接待,但是三门滩新村已建成,来了就去新三门滩。我相信老叶,更期待新建的三门滩村有新的惊喜。在国庆节那个秋高气爽的下午,老叶如约在蓝水河码头接我们,面对我送去的月饼,老叶搓着双手,一个劲儿地说礼重了、礼重了。三门滩码头,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正等候着,老叶介绍,这也是姓叶的人家,三门滩33户全是姓叶。叶哥叶嫂帮我们从船上卸下行李,老叶驾船顺水返家。

      叶哥叶嫂精瘦干练,平常的衣着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下子就获得我们的认同。两开间的二层别墅设计精致,既保持了皖南民居的传统风格,又让现代生活功能合理布局。叶嫂说是统一的图纸施工,内部装修是自家负责。原来还有些将信将疑的同伴说被惊艳了!完全是豪华标准间的风格:20余平米的房间安置2米宽的双人床,床头柜设置控制按钮,顶灯、台灯、夜灯一应俱全;写字台、行李架、咖啡桌、圈椅布局有序;卫生间抽水马桶、洗漱台、淋浴房错落有致;面湖的阳台上休闲椅、晾衣架整整齐齐。最让同伴惊艳的是房间内所有物品,包括床单、被子、枕头、家具、装饰画、水嘴、面镜、毛巾甚至是手纸盒都是同一种色调,而且不同的房间色彩还完全不同,那个精致让同伴有些嫉妒啦,同伴说去年成家的婚房都没有这个讲究啊!叶嫂说这都是女儿的设计,女儿在上海一家宾馆做领班,自己也时常在上海做家政,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带了几瓶好酒今晚要痛饮一番,为了我们的选择,也为叶哥叶嫂舒适漂亮的家。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叶哥说让他干啥都行就是不能喝酒,我们缠得他实在没有办法,他只好打电话让在太平镇旅游公司上班的儿子赶紧回家救驾。然后叶嫂烧饭,叶哥驾船去接儿子顺便打渔、下网,我们正好跟叶哥下湖打渔下网。傍晚小叶回家,一个跟他父亲一样憨厚还有些木讷的小伙子,首先声明酒量有限,只能略尽地主之谊,但架不住我们一行口吐莲花,当我们还在推杯换盏时,小叶已经从餐桌滑到地板上,我们七手八脚将其抬到客厅沙发上继续猜拳行令直至深夜。等第二天我们醒来,小叶还醉卧在昨晚的沙发上。

      以后我每年国庆都去三门滩,我陆续设计了老村拾板栗、新村采秋茶、沙滩玩烧烤、岸边戏湖水、乘船游太平、和村民打牌等一列活动,玩个两三天不会重复;然后固定了一日三餐的饮食标准:鲜菜、笋干、腊肉、青豆、土鸡、湖鱼、咸菜;收费标准:标间加饮食每人每天120元。2012年的国庆更是老少15家人的团队,让三门滩着实热闹了几天。

       三门滩,我已经去过五次了,也有同伴去了两三次了,明年还去吗?

 

 

                                                         此文刊于2013年《东渡》第3期“散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