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深秋雾霭里的苏北大地》徐小华

《深秋雾霭里的苏北大地》徐小华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843 次

深秋雾霭里的苏北大地(组诗)

■徐小华

 

 

深秋雾霭里的苏北大地

 

北风滚过大地的背脊,掠带洪泽湖深秋

的雾霭,漫过河流,漫过道路

漫过收割过后的原野。广袤而迷蒙的

苏北大地,正陷入一场季节的预谋

最后的雁阵在浓雾的高处

奔赴远方的前程

 

道路贯通了梦想,又割裂着村庄

回到家园的大地,我不再担心尘世的颠簸

和远方的孤寂

我放慢车速,让怀乡的心跳尽量挨近

泥土的气息和农谚的味道

焚烧秸杆加深了晚秋的忧郁

短暂的黑暗之后,让我难以释怀的是

成百公里的奔波,没有遇到一只

曾经四处挑逗丰收的麻雀

 

如果雾再大一些,我不能望见

田埂上植种油菜的农人,他孤单得像枚钉子

钉在农历的深处。那些牛耕人耘

号声响亮的劳动

早已隐身岁月的雾霭。就连前方的村庄

也因为寂静和落寞,空洞得

像渐渐远去的记忆

                 

洪泽湖畔

 

无需更多的奔走,再远的深入也无法览尽

你浩淼的颜容。一缕秋风,一只水鸟的鸣叫

早已说不出你久远的身世

阳光埋首于潮湿的回忆,只在浓厚的雾霾里

掀开洪泽湖裙裾的一角,让一片

贴岸的水草找到了适合沉缅的理由

 

我居住在这片湖泊的下游。据说,她的湖底

掩埋着硕大的泗州古城,她的脚板

高过我们村庄最高的屋脊。我们的日子

就在洪泽湖的传说里颠簸和摇摆

现在,我就像一棵水柳站在她的唇边

接受细浪的轻吻,享受沙石的抚慰

我知道,山呼海啸,绝不会成为她今天

展示辽阔和力量的起点

 

可以把渔歌藏回遥远,把浪涛埋进

旧日的季风。你用迷朦的雾岚

把自己低调成一泓淡泊的静水

在这个深秋的午后,我要像你一样

让辽阔屈从于平静,并学习风中的芦花

低下头生活,并且,在寂寞里歌唱

 

                秋天道路两旁的落叶松

 

纯粹的高度算不了什么。在秋天苏北大地的

道路两侧,这些乡村里的亲人

站在雨水和雪花之间,站在村庄

和回忆的缝隙,孤单的形象

已经高过了大地的呼喊

 

并不是深入的秋天垒砌了苍老

一场丰收之后,疏离的斑鸠,交出乡村

的温暖。我不敢说,一阵秋雨就能

扯下日历般的树叶

并排而立的身躯也无法抖落,那些

被岁月复制的忧伤

 

我理应面对这样的凝望,数十年的伫立

也许换不回一季萝蔓的缠绕

告别了荷香,冷落了蛙鸣,谁让单薄的身子

又去面对渐近的风寒

身后是记忆的庄园,前方是遥远的路途

一只冲天的云雀,它再高的飞翔

也无法带走

一棵落叶松不懈坚持的秘密

 

广袤原野上的村庄

 

汽车在苏北大地宽阔的高速公路上奔驰

一座座村庄迎面而来,又闪身而去

这些沿着河流、道路瓜蒂一样

生长的村庄,正在秋天的雨水里

把落寞的温暖撒落在

回乡路人的身上

 

我金针花般绽放童年的小村,就藏身

万千村庄的一隅,她们有着

鸡鸭成群的喧闹,有着一缕炊烟

就摇醒黎明的安祥,还有百年不曾改变的

俗世情怀。只要风调雨顺的祝福

就收获满仓丰收民谣的村庄啊

一声淮剧的长调

就催落了谁,如瀑如帘的泪雨

 

收获的镰刀过后,田野被剪出了平头

一辆拖拉机,在雨水里

翻耕着墒情,运载着苍茫

蹲坐在杨槐、古楝树下的万千人家

刚刚安顿了稻谷,又默默收拾着离别

这些北风渐深的家园,已经留不住

一只鸦雀寂然无声的飞翔

 

从一座村庄到另一座村庄,我像一只

小小的蟋蟀,穿越着秋天

又呼喊出乡情。一声远远传来的汽笛

一下子就砸痛了,这苏北大地的深秋,渐渐

浓起的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