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香山雅集诗词小札》序二 钱伟

《香山雅集诗词小札》序二 钱伟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662 次

序二

  癸巳仲夏,有广陵、澄江诸君,乘清风而来,会于古沙洲之地,盖骚人兴会,益无间矣。兰亭流觞,红桥修禊,古君子之雅事,众皆羡而效之,遂登香山。余俗事在身,竟不克随行。未览湖山之胜,憾之;未聆诸君高论以求寸进,犹憾之。晚间燕饮,乃知一时胜会,佳茗可亲,万象可近,逸兴可祝也!诸君大才,以词赋记其心,结而成集,以序属余。

  余何敢从而序之?名楼有诗,何必赘言;求本证因,何必无言!余谓词赋,盖亦造物微旨,至所倾泄,必匠心缔而发性灵,而不求工于套路典章娴熟焉。诗言志,岂有他哉?沧浪所谓兴趣,阮亭所谓神韵,观堂所谓境界,唯自然两字而已。怀赤子之心,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方得风雅颂门径而窥堂奥,设若桎梏其心,耿耿于无一字无出处,某某套路畅言之,某某典故枚举之,实缘木以解诗,此谓之藏书橱则可,谓之诗人则不可。其视诗之本原,奚啻天壤哉。

  或曰:“如此亦一家之言,遽过激乃尔。”某惶恐,请为诸君言之。古贤人之诗词歌赋,境界宛如蕉心,层层剥进又层层翻出,有佳篇佳句佳字,有天外意而不假斧削,后生每叹廊庑乃大,条理更密。然此仅可资论者之谈助,未可刻舟求之。岂先贤落笔前先有架构廊庑于心哉?乃性灵流露之自然而然也,可由此及彼,不可由彼及此,明矣。譬若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彼亦复勾连,岂有意耶?故放翁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知此,乃可谈诗。按子瞻有云“吾文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坡公固是射雕手,一镝而中鹄,肯綮要言,吾辈践而行之,不亦宜乎?

  昔殷中军喜做诗,出示桓大司马,温戏曰:“子勿犯吾,若见犯,即出子诗示人。”今观诸君大作,空灵若惊鸿照影,奇幻若天末飞云,清丽若疏篁映月,秾华若牡丹浥露,施施然而笔透七匝,一派天然,宣武可笑者何人?当代冠冕,于斯有盛 ,谁复谓解人难得哉?

  笔楮匆匆,或难达意,诸君子其唯察之。雅叙日,时五月初八也。

  是为序,谨拜。暨阳诗社后学钱伟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