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江南雨》曹乾石

《江南雨》曹乾石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231 次

 

 

    江南雨,淅浙沥沥,点点滴滴,不停地下着、下着……

    烟雾朦胧,无论是绿的树或是红的花还是婷婷的江南女子,都被雨水饱鲜得好像可以拧出水来。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印象中,江南和雨水似乎总有着不解的渊源,雨水在江南才得以鲜活,江南有雨水才得以润泽。“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圓”中的水是干涸的,荒漠的风沙吮干了水的灵性,显得几分苦涩与无奈;黄河之水奔腾不息,澎湃浩荡,没有停歇玩味的闲暇,似一位耿直刚强的北方汉子;唯有在“斜晖脉脉水悠悠”的江南,雨水才像是江南女子般鲜活的,她明亮和清澈,温婉而多情,娴静中透露着灵气和才情,一条小河绕过芳甸,采一束花香;拥着青砖黛瓦.携一支笛曲;穿过小桥,带一个倩影,缓缓地、缓缓地向前流动。看得见飘摇水草的小河映出浣衣女子的素颜,涟漪载着朗朗和笑语喧哗向远处荡开去。一泓清泉从苍山夺目而出,淙淙的流水声回荡在空旷的山涧中,叮咚叮咚地敲击着青石,叮咚叮咚地响落在心扉。

    江南雨不同于北方的雨,刚一落地便被枯壤噬化成水蒸气。江南的雨是欢快的。雨点落在地面上,泥土便被滋润得滑若凝脂,散发着泥土的清香;雨点落在花枝上,摧开“万紫千红满园春”;雨点落在湖面上,便如无数鼓点敲打着鼓面;雨点落在池塘里,便引得小鱼儿

翻腾跳跃,荷丛中听取哇声一片.别有生趣。  

    在江南,倘若看不见雨水,眼睛也会觉得枯涩,仿佛江南的一切理应是被雨水润着的。江河傍着小城,梅雨笼着小镇,城镇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雨水浸过,青砖和石板清凉而润滑,烟雨中,淑女打着红雨伞,卖花女捧着滴水的鲜花,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蔷薇的幽香……美得不免有时叫人伤心。纵横交错的河道是江南生生不息的血脉,滋润着江南的每一寸沃土。烟雨中,“布谷”声声,紫燕呢喃,水车粼粼,水牛犁田,农人耕耘;烟雨中,桑枝展绿,茶园叠翠,蚕儿吐丝,杏熟麦黄……江南雨给洲渚以生趣,给田地以丰收,给山水以苍翠……

    雨过天晴,雄鸡报晓的晨曦中,男人挑水,女人捣衣,枕河农家在水边开始了江南人新的一天。船上的渔歌,岸边的号子吹皱了那泓溢满雨水的碧池,捣衣声、戏水声潜入水中吐着泡儿。露水湿了布鞋,润了衣襟,青了发丝,红了脸蛋,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忽地噙住了发梢那颗晶莹的露珠,便显得越发地明澈了。午后,太阳露出笑脸,小孩儿匆匆把水牛赶下河,一个蚱蜢钻下河,水面上霎时腾起一片浪花,河中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黄昏,夕阳下,水面闪动着金碎的鳞波,步履蹒跚的老人拖着长长的影子.赶着一群鸭子来到水边。夜幕撒满了星星,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那么清亮。几点渔火,一曲小调,江南人的一天又在水上结束,在悄无声息、绵绵缠缠的夜雨中进入梦乡。

    不知什么时候,淅淅沥沥的江南雨,悄无声息的停了。云层中钻出太阳,像少女见了陌生人似的羞羞答答,半遮半掩。雨后的江南水乡林荫小道,湿润、静谧、清新。偶尔,叶丛中几滴雨点落在头上,脸上,顺着脸颊滑落到唇边,甘甜而清凉。抬起头,头顶是一片鲜润的绿色,便想起了“翠绿欲滴”。刚才滴落的是雨点吗?不,分明是那翠绿呀——这江南的精灵。

  “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江南的一切都被雨水润着,被翠绿浸着——江南的土,江南的人.还有江南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