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片片诗羽》施建兵

《片片诗羽》施建兵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203 次

冰凌

冰凌是冷酷的寒流冬夜里锻造的一柄利剑。

挂在树梢,萧杀燕雀起起落落的双羽;悬在檐角,封堵我们进进出出的双脚。

喂,明天你敢不敢跟春天的阳光过招。

 


坐禅泥洞,仅一宿之瞬,岂能将火红火红的凡尘点透得大彻大悟?

这样的人应该警惕——

蝉,六月枝头上一位不学无术的僧人,法号“知了”。

 

出头椽

先烂的是我!因为我承受了太多的风雨侵蚀。

但你可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有多热烈?

你又可知朝霞最初那灿烂的颜色?

 

防盗门

顶着一身重重的盔甲。

都市亮丽的朱门,一夜间由淑女变成了武士,冷漠地拒绝友善的阳光、风和空气。

日光灯从此目光黯淡无神。牡丹花从此神色憔悴。高贵的主人啊,你怎么甘心自套枷锁自缚为囚凭借锁孔喘气生息!

 

风筝

仿鹰搏击长空。学蝶舞动朝光。

一路晃晃悠悠,摇摇摆摆,疲疲昂昂,跌跌撞撞。

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一根由世俗之手拧成的绳索束缚了它向往的天堂。

 

问日

日左,影右。日右,影左。

问日:何以摆脱左右我之阴影?

日曰:仅有一法,唯目不斜视,走自己的路。

此刻,太阳正高悬于头顶之上,蓬蓬勃勃。

石狮子

居豪宅别墅,宿冷阶檐下。

那虎视眈眈、威风凛凛的石狮,见了气宇轩昂者不复轩昂气宇,失声叫——

老板。

 

烟囱

大工业之演说家。演讲的内容一派豪言壮语气吞山河,演说的姿势一副昂首挺胸顶天立地。

久之,崇拜者厌也。彩霞松开缠之以脖的亲昵,燕雀飞离栖之以肩的信赖,且愤愤然——

满口胡言!

 

燕子

越峰岭。过关隘。

穿冷雾。破沙暴。

撒一路脆亮亮的哨鸣直抵江南。

垒巢三月屋檐,择日为柳暗花明中的粉墙黛瓦剪彩。

 

掌声

鼓动的手掌是长在心间的一对翅膀,如蝶羽般得美丽。

它总在心花怒放时作一次快乐的飞翔。

 

自来水

晨洗脸。晚净腚。午间还得随着拖把满地爬。

水龙头视之,甚惑?一脉之水,缘何如此不同之礼遇?

盆曰:机会不同罢了。

 

竹与筷

成为筷子之前,根根相缠,叶叶相扶——

立足肥沃或贫瘠的土壤,共度自然的雪雨风霜。

成为筷子之后,相濡以沫,相敬如宾——

品味富裕或清贫的日子,共享人生的苦辣酸甜。

竹啊,是你教会我怎样生活。

 

腊梅

燃枝燃叶,暖鸟语花香春色满园。焚心焚骨,举烈焰临照春之归途。

蝶寻之。蜂觅之。风呼之。雨唤之。寻寻觅觅终不见,呼呼唤唤终不应。

从容。淡泊。她在丛中笑。

 

冬树

如慈祥老母。伫立村口,举如帚枯枝,一遍遍清扫庭院。

掸去灰尘。涤净阴霾。然后,缝一件初春的翠衣,迎远嫁的雀儿省亲回家。

 


亿万年在地层底下冷寂地求索,为的是能在炉膛里进行一场灼热的演说。

——以奉献破题,

——以献身结句。

 

耕者

春耕。秋耕。耕风。耕雨。

结一枚食之不尽的谷,喂养我的诗歌,以及诗歌所赖以生存的躯壳。

日耕。梦耕。耕喜。耕泪。

酿一壶饮之不竭的酒,喂养我的灵魂,以及灵魂所赖以翔飞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