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凤饮醴泉》谢凤娇

《凤饮醴泉》谢凤娇

发布日期:2015-11-24      阅读数:1462 次

 

      《庄子·秋水》云:“南方有鸟,其名鹓雏……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鹓雏,是古书中凤凰一类的鸟。

     老家屋前有两株梧桐,屋后有一片竹林。年少时的我常常幻想,凤凰可以栖息在我家的梧桐上,吃我家竹子的果实,可是,她没有醴泉之水可饮。真是遗憾啊!

     2008年,当我决定回到凤凰时,我从网上查到一条消息:市政府打算规划凤凰景区,打造港城靓丽“南大门”,挖掘一条凤凰湖……凤凰湖,那三个字跃入我眼帘,令我怦然心动,凤凰,你终于可以饮到醴泉之水了……

      为这三个字,我毅然买下了凤凰山麓的房子,然后,痴痴地等待凤凰湖破土动工的消息。一年、两年、三年、四年,时间从指缝间飞速地流逝,凤凰湖却迟迟没有音讯。黄昏,我在凤凰山下散步,举头望山腰,成群的白鹭翩翩起舞,我问它们,你们可知凤凰湖的消息?白鹭无言。清晨,我从门前的马路驶过,一次次留意路边,看有没有凤凰湖开挖的告示,轻风飒然,掠过树梢,徒留叹息。

以为,那个计划已经被取消,以为,再也不会有凤凰湖的出现。于是,希望淡了,心落空了,也就不再去刻意追寻她的消息。

      不记得确切从哪一天开始,路边的木棉花被拔掉,马路开始拓宽,新的绿化带渐渐形成。然后,凤凰湖真的开工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几乎欢喜得落下泪来。

      可是,我一直没有去看。因为,她在我心里,就像一个待嫁的新娘,我不想去看她细点妆容的过程,不想去看她戴着红盖头走进礼堂的过程,我只想看到她被揭下盖头,刹那惊艳的时刻。

终于,那一汪湖水铺陈在眼前,碧波荡漾。而湖前那只金凤凰,仿佛刚刚饮过湖水,展翅腾飞,仰首发出清越的鸣声。我站在湖边的木栈道上,心绪如湖中的涟漪,一圈圈扩散出去。凤凰湖,我等了你整整六年啊……

从此,我可以随时徜徉在你的身边,春夏秋冬、白日晨昏、风中雨中、霜里雾里。我可以尽情地欣赏你,欣赏你的千般姿态、万种风情。

      夏夜里,凤凰湖是乘凉、散步的绝妙去处。每次我去时,路边总是停满了汽车。湖畔游人如织、热闹非凡。倚在木栏杆上,看远远近近的灯光连成一片,灿若星河。文昌阁近在咫尺,被灯光勾勒出绰约的身姿。凤凰山俯卧在夜色中,安详静谧。偶尔有钟声从永庆寺传来,悠悠回响,引人无限遐思。湖上微风徐来,吹散白天的灼热。浮躁的心,顿时变得宁静下来。无关人多人少,只为这一池湖水,它,能够涤荡人们心中的浊气。

秋日,湖畔的草木开始变黄,衬着永庆寺的黄墙绿瓦,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夕阳或晨光里,深呼吸,沁凉的空气涌进肺里,连四肢百骸都舒坦起来。拍下一张秋景,细细回味,百看不厌。湖光山色,本在别处,今日却近在眼前。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冬天,有雾的早晨是我的最爱,走在湖边,看水面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远处的村庄、近处的凤凰山,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轻纱。偶尔听到咚的一声轻响,那是湖里的小鱼跳动的声音,似乎要调皮地打破这清晨的宁静。低头,看到一两片枯黄的水草拖曳在水面,不知怎么,想起李商隐的那句诗“留得枯荷听雨声”,暗暗憧憬,要是这里再种上一片荷花,那又该是怎样美丽的景致与风情?

我期待明年春天的到来,期待湖水丰盈、水草茂盛的季节,最好湖边开满各式各样的野花。若是能够移来桃李、引来蝴蝶,那就更加美妙了。

       掬一捧湖水,品尝,果然是清凉甘甜的。我站在凤凰雕像前,看着她曼妙飞翔的姿态,轻轻问道:“凤凰,这里有梧桐、有竹子、有醴泉,你可愿意永远栖息在这里,用你的灵气,将她变得更加美丽?”

其实,不用问,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凤凰已经在日新月异地变化,她的美丽,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