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梅花堂——兼怀东坡先生》刘迎雨

《梅花堂——兼怀东坡先生》刘迎雨

发布日期:2015-05-28      阅读数:1251 次

刘迎雨的诗

 

       张家港  刘迎雨


梅花堂——兼怀东坡先生

 

这里并无梅花
只有香樟、红枫与一些不知名的草木
只有仿古的梅花堂正待修缮
仿佛我们长满斑点的心灵
需要阳光的晾晒

 

而这又是何等的隐喻:
马车渐行渐远,薪已尽,火已灭
我们无从再次读到梅花般盛开的诗词
目睹凌霜的风骨

 

我们所能的只是登高望远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只有白茫茫一片柔弱的江水——
那流经赤壁的水
也早已流经此地

 

梅花堂:位于张家港香山山巅,滨临长江,据说东坡先生时常于此小住,曾手植梅花于堂前,故名梅花堂,然该处实际上并无梅花。

 

每天,我都在远离自己
 

每天,我都在远离自己
那远,像我挨着你
那远,像我的心距离你的心
 
那速度,时缓时快
缓慢时,好像田野中的蜗牛
经过一寸土地,也就经过了一座村庄
 
快疾时,又像云中的闪电
一秒已是一生——
有时候,我尚未看清自己
却已看见干枯的背影
 
时光飞度,每天我不断地离开
不断地抵达
一朵花离开自己,抵达了果实
我不断地离开,最终抵达了
一粒尘埃

 

闪电

 

我会因此想起雨水
夏季,深邃的夜晚
想起那个人
——披着雨披,拖着锄头
在生活的草径中,雨靴
摩擦出嚓嚓的锯木声

 

那时候
黑暗持续繁殖
雨水疯狂地冲刷着他脸上的皱纹
——仿佛山洪泛滥
那无数的一瞬
只有闪电带来一阵一阵的光明
因此,我又想起了母亲和我
想起那一阵一阵光明下
一屋子的恐惧——
之后,因为他的一句话
随之融解——
“嘿——,那狗娘养的闪电
手电筒又节约了两小时的电”

 

多年来
我始终觉得这句话粗鲁
幽默,甜味大于咸味
而当我也成为一名父亲
我开始疑惑,我能给孩子的会是什么?
“嘿——,那狗娘养的闪电
手电筒又节约了两小时的电”?


惊蛰——观某娱乐频道有感

 

该怎么说你们呢?
你们想要一次欢快的旅途
却陷入了一段狂热的岁月:

 

专制。独裁。它在云团里施发着号令
你们披上深绿的外衣,满山遍野地
举着旗帜
你们——比尼采还要尼采

 

因而,你们又是多么的脆弱
——禁不起秋天的一场薄霜
何况还有寒冬的雨雪 

 

 

去吧,去做一棵小草

 

去吧,去做一棵小草
田野中,做一棵农村户口的小草
草坪上,做一棵城镇户口的小草

 

去做一棵性情中的小草:
给我一滴露水
我就有一秒钟的幸福
给我一场大雨
我就有一天的悲伤

 

给自己一个座右铭:
不与花比香
不与树比高
去做一棵知足的小草

 

春天长出一对翅膀
冬天立下一块墓碑
去做一棵这样的小草:
“看破红尘爱红尘”

 

去和蚂蚁结邻
去和蟋蟀为伍
去吧,去吧
去做一棵那样的小草:
越是卑微的事物
我们越容易成为朋友

 

苏醒的雨滴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想驾御清风,到达月亮的国土
想爬上金黄的软梯,到达太阳的圣地

 

这是一个不够彻底的理想主义者
在去月亮的道路上,风萧萧兮
在去太阳的征途上,路漫漫兮

 

这是一个自由主义者
——固执的自由主义者
沉睡之前,背叛了集体,逃离家园
梦醒以后,在云团里一脸异乡的孤独

 

日月在上,尘世在下
西边连绵的雪山,东边茫茫的沧海
中间是湖泊。我落在了哪里
哪里就是我的故乡

 

秋分以后

 

昼短夜长,我仍然活着:
不过是我的未来短了一厘米
不过是我的往日长了一厘米

 

我在阳光下活着,恋着新美人
我在月光下活着,望着旧山河
风爱吹就吹吧
你有你的东南西北
我有我的悲欢离合

 

我放下了左手的矛
也放下了右手的盾
秋分以前,爱一回上一秒的桃花
秋分以后,再爱一回下一秒的菊花
正如我爱着的流水
我爱它旅途中的跌宕
也爱它归宿的平静

 

手机号码

 

它曾是我的四季
我的白天和夜晚
我早晨的河流
我子时的小夜曲

 

记住它,像我记住了
我的银行卡密码
身份证编码
像我记住了我的生日
记住它,等于记住了你

 

我记它记了三年
三年里拨打了三次
一次,它已关机
并起用了短信呼
一次它已经停机
第三次
一个神秘的陌生女人
接通了电话:
一场电影已经结束
一场电影正要开始

 

它们也是动物

 

它们也是动物
像蚂蚁一样
喜欢群居
像蜗牛一样
喜欢腐烂的食物
它们有渺小的胃
又有一个庞大的集体
有一副善良的面孔
又有一颗黑暗的心脏
八爪鱼有多少手足
它们有多少嘴唇
——嘴唇里藏有暗绿的牙齿
它们像褐家鼠一样的繁殖
却一年一次生死
一年换一次皮毛——
春天里,一身青装
秋天了,一袭黄衣

 

它们也是肉食主义者
昨天吃了祖父的一对胳膊
今天吃了父亲的一双腿
茫茫的草啊
明天请吃掉我的心
吃掉我的肝
尘世上,我们是茫茫的草民
尘世下,我们的白骨挨着白骨
像积雪挨着积雪

 

                                此诗刊于《东渡》2013年第3期“诗歌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