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小舅》顾丽红

《小舅》顾丽红

发布日期:2015-05-28      阅读数:907 次

 

       六七十年代,为了生计,母亲天天帮人家加工尼龙袜子。小舅读书之余就来我家帮忙缝袜头。小舅缝的袜头光洁细腻,客人们都很满意,所以加工的活一直很多。

      小舅还会购花边,他购的花边总能得到村里花边高手的赞扬。所以小舅无疑是手巧聪明、勤劳心细的男人。

     但小舅却没能考上大学。那时很奇怪这么聪明的小舅怎么就无缘大学呢。直到人到中年,才知道生活中会有许许多多的意外。跟所有没考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一样,小舅先在生产队里劳动,后来进了一家村企。那时的高中生还是凤毛麟角,小舅在村企里做技术员,一干就是好多年。后来村企搞承包,小舅也许对自己的技术太自信,就承包了那家小企业。

     自从承包了那家小厂,小舅的生活一天比一天艰难。为了这个小厂的运转,小舅开始了借钱。那几年,他几乎把所有的亲戚都借了N遍,但那个小厂仍回天无力。本来清瘦的小舅,因为到处奔波,越加黑而瘦,最后,他关闭了那个小厂,而身上,却背上了十几万的巨债。那时,十几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记得有一次,小舅要到邻镇去办事,身边却连二元钱的公交车费都掏不出来,他特意跑到我工作的单位,借二元钱。我当时就给了他二元,事后却后悔了很多年,我怎么就那么实心眼,他说二元就二元呢?

       关了厂,小舅进了一家别人开的工厂,依然做一个普通的职工。表妹上了大学,小舅高兴之余,却又为读书的费用发愁。唯一的办法,依然是借。

      小舅白天勤劳地工作,下班后就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开荒种田。种上青菜、茄子、黄瓜等各种蔬菜。这样,他不用化钱买菜了。他把青菜腌成咸菜,这样,下粥的菜也无需化钱了。他腌的咸菜就象他年轻时购的花边一样精致,让四邻赞叹不已,以致邻居们都来让他帮忙。他家很少买菜,但小舅却常要去菜市场逛逛,他不买肉、鱼,却精挑细选一些便宜却好看的花草,一个月买回一两盆。

       就这样,小舅把省下的钱一笔笔地还给亲戚,虽然数目不大,但每年都要还上一笔。而他的花花草草,也越来越多。小舅在场院里搭了一个花棚,黄昏时分,在菜地上忙完,他就忙着伺候那些花花草草,每次晚上去小舅家,都看到他正在忙这忙那。这些年,私企常有一些加工活放出来,吃完晚饭,小舅就会坐在桌边做这些加工活,敲敲打打的,一直到深夜。

      去年,表妹帮小舅买了一台电脑,那天,他来到我家,把我儿子小学、初中时的电脑教材都搬了回去。他说,等学会了电脑,就可以上网读读那些养花的书或者看看电影了,很方便。看着小舅清瘦的笑容,我的心却有点酸。

      一向寡言的小舅默默地劳动着,日复一日。今年,小舅终于还清了最后一笔债。前几天,他给我送来了十几盆花草。我从不养花,不知这些花草的名字,内心却是欢喜异常。我从努放的花和碧绿的叶上,看到了坚韧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