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江南》刘依莹

《江南》刘依莹

发布日期:2015-05-28      阅读数:763 次

 

     小时侯,就对江南这片土地有种魂牵梦绕的憧憬。

    江南迷人的身影出现在书中,电影中,也出现在我的想象中,海市蜃楼般的缥缈让我渴望却总难企及。像汪国真诗中写的,“凡是遥远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诱惑于美丽,就是诱惑于传说”,而那时身处故乡的我,像爱上天空般的爱上了她的美丽,爱上了她如梦的传说。传说,上海滩上,她身袭旗袍的妩媚;秦淮灯影中,她挥弹琵琶的娇柔;苏州园林中,一抹残雪的将融未融。是的,少年时代的我早已沉陷于她的诱惑,作着背上行囊,去那片土地的美梦。

    那江南梦在时光的渐染下静静的成长。多想离开脚下的故乡,去江南停留,找个藤蔓蓊郁的地方,扎根江南,谛听小桥流水,细数秋月春风。高考后,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机会报给了江南,在心中默默祈求她能听见我的诚恳。当一只脚踏上了这片土地,我的内心溢满了欣喜。离开了故乡,终于抵达了梦的远方。来到了江南,我有些不知所挫,神情如刘姥姥初进大观园般滑稽可笑,但我依然陶醉在江南的怀抱忘忽所以,怡怡然,飘飘然……故乡的身影退后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蒂杨柳醉春烟”,当北方的孩子来到江南这片土地时,便会惊喜的发现,这里的气候是如此的美好,温润如玉,像母亲的手,总是在童年的梦中摇晃着,等我们入睡。阳春三月,适合携二三友,漫步在郊外,看郊外的土地上农人们弯着腰,看一棵棵禾苗怎样站立大地,开始它的一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来到长江边,一种霸气,厚重会陡然而生。耳边是风在呼啸的声音,近乎撕裂,抬眼望去,长江的宽阔让人心生畏惧,看不见对岸,似乎佛陀说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确是有道理的。佛祖似乎早已提醒人们,不要一再错下去,欺骗,仇恨,贪婪……终究没有尽头,人生苦短,放下包袱,才能轻松上路。这样心中的郁闷就会一扫而过,心怀顿时宽阔的许多。再抬头时,江上的气笛响起,似乎拉响了人生的又一段旅途,彼时,阳光刚好,荣辱随化,我只愿扬帆远航,继续上路。

   “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在江南的土地,我肆意放歌,乱舞春秋。可是忽然莫一天,手机的震动响起,不经意的拿起,却让心中涌起阵阵的起伏:毛子,多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钱还有吗?……当夕阳西下时,内心却又涌起了薄薄的悲凉……

    一条江将现实与梦分隔在两岸。故乡在江北,而我却身在江南,如今的我已分不清江南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因为对我而言,故乡母亲温暖的手心成了当下遥不可及的梦。我很矛盾,轮回中,我无法抗拒的站回了对梦期待的原点。请原谅我,美丽的江南,曾经你是我的期望,而我终归是你的过客,终归,“月是故乡明”。即使我的故乡缺少诗意的风景,可是记忆深处在故乡走过的每一条街,每一个场景在我看来都是世上最美的风景。

    独自悄悄的一边承载对江南的爱慕,另一边又怀抱着对故乡的思念。冬来了,我的故乡开始下雪了,江南却依旧处处泛着绿色。将一抹难以诉说的想念写进日记里,用文字寄托无处收藏的思乡情。游子的心,江南的景,还有那故乡情。

江南,故乡。我在两者之间上演着别离与思念的轮回,像席慕容在苦闷“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