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一帘幽梦香草园》顾丽明

《一帘幽梦香草园》顾丽明

发布日期:2016-10-21      阅读数:1847 次

自从十年前看了张嘉倪和方中信主演的《又见一帘幽梦》,普罗旺斯那片紫色的海便从此挥之不去,后又看了舒淇主演的《非诚勿扰》,北海道那片蜿延天际的彩色花毯更是镌刻在了我的记忆里,成了我梦想的地方。我常常念叨,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普罗旺斯,去一次北海道,了却我的一帘幽梦。

而今,那片令人神往的花海就开在了我的身边,张家港——合兴香草园,怎不令我心动。车子一早由张家港市区经沙洲湖一路往北。进入香草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间小屋,妆点着爬藤月季,几个陶罐,立于门前,小屋旁,白色的篱笆里,各色欧月在炫目地阳光下绽放着。如果旁边再有一头奶牛,几只羊羔,我定会认为,这是欧洲某个庄园的景致了。

看我们在那里拍得移不动脚步了,景区的朋友笑了:跟我往里走吧,里面的风景够你们拍的。

绕过“陶笛乐坊”,路边,大片金灿灿、明晃晃的的金色花海映入眼帘,在我们江南,只有春天的菜花才会这么成片开放,开得这么淋漓尽致、流光溢彩,可现在是夏天呀。“这叫硫华菊”朋友说。此刻,有个词从我脑海跳出:生如夏花!璀璨夺目、妖冶如火的夏日之花,不正是指此花么。

一张白色的长椅,端坐在金色的花路边。远处,明净的水晶教堂,神圣地矗立在花海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唯美而安详。我仿佛看见了,有一天,当我老了,我和我的爱人,在黄昏的夕阳下,坐在这张长椅上,彼此依靠,聆听着远处的钟声,那将是怎样静美的一幅图画呀。

此时,我的同伴已经先行占领了那张长椅,看哪,身穿蓝色衣裙的同伴,倚在白色长椅上,与背后金色的花海形成鲜明的对比色,靓丽的倩影就此定格。

哦,我已经看见那片紫色的海了,那不就是熏衣草么?“不,那片明艳蓬勃的紫是马鞭草,那片深遂高雅的紫是维多利亚,那片清新淡雅的紫才是人们最爱的薰衣草呢。”朋友介绍说。

一个白色的、妩媚的love字就飘浮在那片紫色的梦里,点缀着那日光下真实的心动,天是那么的蓝,水是那么的清,芬兰风车悠然地转动着,阳光炽热地照在身上,风夹裹着甜甜的花香拂过……“风起的时候,是你的味道,是爱情的味道”,这是伊丽莎白时代描写薰衣草的抒情诗句,太精妙了。淡到极致,却又刻在心底,这就是薰衣草的香。我闭上眼,尽情地感受着花田间薰衣草的独特芬芳,沉浸在这紫色的梦幻里。

在转角处,看着赏心悦目的指示牌,我迷惑了。是去“爱情轨道”登上那远行的小火车?还是去“寻梦园”圆一个梦想?或者,可以走上“廊桥”,去找寻那一场“遗梦”?去“康桥”,照一照那波光里的艳影,甚至,还可以悄悄地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来合个影吧”!朋友的召唤把我唤醒,“在这个路牌下,我们都是人生的过客,向左、向右或向前,各自听从自己的心灵,心指向哪儿,你们的身体就向着那个方向。”我第一次知道,拍合影,眼神还可以看向不同的方向,一幅自然、清新的照片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在香草园,不但有摇曳多姿的格桑花、热情奔放的向日葵,更有优雅的矢车菊,传说中的鲁冰花。当你累了倦了,可以去“小时代”、“陶笛乐坊”歇歇脚,可以去“圣洛雪”、“花屿海”坐一坐,还可以去情调浪漫的“花海麦畑”品一杯。相信,总有一个地方会令你心仪、让你流连。

来吧,这是一个多么神奇、梦幻的地方,白天,可以在花海徜徉,听蜜蜂歌唱,看蝴蝶舞蹈。夜晚,你还能听到美妙动听的田园交响乐,有主唱,是蛙鸣声声;有和弦,是花的私语;有指挥,是萤火虫;风,在这里吹过,吹开一片片璀璨的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