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维扬一株花》许国华

《维扬一株花》许国华

发布日期:2016-10-21      阅读数:9796 次

有这样一种花卉,令人啧啧称奇。她的芳名,与一座名城如影相随,魂魄相系;她的花运,与一个朝代相濡以沫,生死不渝。

她便是被誉为“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的扬州琼花。

琼花如玉,花期较短,观赏她要讲究缘份的。儿子在扬州大学上学,已经大二了,我多次送儿子去扬州,却一直无缘一睹琼花的芳容。今年烟花三月,我又特意去一趟扬州,奔着琼花而去。

在琼花观,那个最负盛名的赏花地方,终于见到了渴望已久的琼花。

眼前白皑皑的一亮。一棵棵玉树上,朵朵洁白的玉花,缀满枝丫,好似瑞雪覆盖,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格外醒目。空气中弥漫了一股淡雅清馨的香味,令人陶醉,令人着迷。

琼者,玉也。无论是蕃厘仙子撒播白玉,发芽成树,开出满树白如玉的琼花,还是王母娘娘的美丽侍女飞琼仙子,将阗苑瑶池的仙葩移植下界,成为人间琼花。扬州琼花因附会太多太多的传说,而变得扑朔离迷,令人着迷。

这些传说中,自然以隋炀帝开凿运河下扬州观琼花的历史演义,最为著名。那个昏庸无道的隋炀帝,为了一睹琼花的美丽,竟动用全国的人力物力,凿运河,下扬州,然而洁身自好的琼花,拒绝阿谀谄媚,在冰雹摧残中顿时香消玉殒。不可一世的隋炀帝终于也在天怨人怒中命丧扬州……隋炀帝下扬州看琼花,只是《隋唐演义》中虚构的故事,不见于正史,但从此琼花名声大振,始终与扬州这座历史名城如影相随。人们说起扬州,便会条件反射地想起琼花;说起琼花,自然又不假思索地想起扬州。

琼花冰清玉洁,不畏强暴,不畏权势,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节,她的花运始终与一个朝代相濡以沫。这个朝代,不是历史演义中凿运河看琼花的大隋王朝,而是人文鼎盛的大宋王朝。无论是北宋的宋仁宗,还是南宋的宋孝宗,都先后下旨将琼花移栽到开封或杭州的皇宫禁苑,没想到琼花不领皇帝老儿的情,一离开扬州故土,便日渐枯萎,硬是不开花,最后不得已只好送回原地,说也奇怪,琼花一回到扬州便繁荣如故。那个“文章太守”的北宋大文豪欧阳修,在扬州任知府时,特意在后土祠(今琼花观)名闻天下的琼花旁,修建了一座“无双亭”,供人们观赏这“天下无双”的玉树琼花。琼花更加名重一时,名传四海。

如今,我伫立在当年欧阳修“曾向无双亭下醉”的吟咏之处,轻轻地徜徉在花海之中。琼花花型奇特,花大如盘,洁白似玉,每一朵琼花由八朵五洁白如玉的小花环绕而成,中间簇拥着一团嫩黄的花蕊,微风吹拂,袅娜摇曳,那嫩黄的花蕊如玉蝶群舞,八朵洁白的小花宛如八位仙女,相聚起舞,追风扑蝶……千点珍珠擎素蕊,一环明月破香葩,这样的人间奇葩,怎不令人神驰意荡?

正因为琼花有惊人的美丽而几遭劫难,无独有偶,在历史上,有着隋炀帝同样谥号“炀”的金主完颜亮,这位誓要“立马吴山第一峰”的无道昏君,在南宋绍兴年间,率兵南犯,攻入扬州将琼花连根拔起,掳入番地,结局自然是琼花不畏强暴,“宁为玉碎”。失道寡助的金主完颜亮,最终也像隋炀帝那样命丧扬州。然而,过了一年,金兵退去,奇迹发生了,残留在扬州的琼花余根又抽枝发芽,开花依旧。更令人惊叹的是,一百年后,元灭南宋,占领扬州,次年琼花便突然枯死,从此香消玉殒。琼花为国殉情,遂为千古之谜。国兴花盛,国衰花枯,琼花的重情重义,也成为千古美传。后人不得不将色泽形状最接近琼花,与琼花最有亲缘关系的“聚八仙”,补种在琼花观。从此,人们便将“聚八仙”呼为琼花。

琼花是属于扬州的。她有情有义,有灵有性,世人视为稀世少有的奇花,视为天上落入人间的仙葩。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将一种花与一个王朝的兴亡、一座古城的盛衰,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恐怕只有“天下无双”的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