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我的香樟之城》孙丽萍

《我的香樟之城》孙丽萍

发布日期:2016-04-11      阅读数:1863 次

                                                                                                                                                             

     原来,它也是一棵会开花的树呐。

       你看见了吗?那些细碎的小花,是淡淡的米黄色,一星儿一星儿地,在暖风里打开,向着五月如烟的阳光打开,仿佛一些轻轻的话语,闪烁在青翠的枝叶间。它们清冽的香,在谁也不知道的时间里弥散开来。走过树下,那笼罩四野的芬芳,和金色光线里的尘埃一起浮动着,总让我想起森林的深处、河流的彼岸,还有遥远的云端,那些宁静而美好的地方。

    于是,我喜欢仰起头来。那时候,也许是等待18路公交车上班的清晨,也许是路灯渐次亮起的黄昏,也许,是任何一截在路上的时光。我常常会因为这一树微小而清香的花儿,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你相信吗?站在树下,整个世界,便隔绝了尘世般地安静下来。

      只有被树叶剪碎了的天空,寂静地明亮着。只有看不见的微风,在叶子郁郁葱葱的歌唱里穿行着。只有无数会微笑的花儿们,在我的头顶星辰般地开放着。

    这是香樟树的花,是开在我的家乡裙裾上的花。

      在这座名叫张家港的城市里,随处可见香樟树的踪影。也许是因了这个最简单的理由,香樟树顺理成章地被命名为市树。笔直的树干,蓬松的枝叶,四季蓊郁的颜色。它们年复一年地,生长在蜿蜒纵横的大街小巷,在寻常百姓的庭前屋后,在书声朗朗的校园,在有灯盏静静守候的社区……每一天,这座临水而立的城市,就在香樟茂密的树荫下,安然呼吸。每一天,我和我的城市一起,聆听着风过树梢的声音,恬然成长。

       当飞鸟覆盖了天空,时光覆盖了记忆,我依然记得那些在我生命里歌唱过的香樟树。

    在那所芬芳百年的校园里,它们曾沉默地,站在看得见阳光和风雨的窗前,站在我们来来往往的必经的路旁。那些和世界初相见的少年们,走过了香樟树一茬又一茬的花开。时光如花,辗转在盛开与落下之间。无声无息的,是香樟树们越来越茂盛的凝望。那些干净如云的笑容,那些白衬衣蓝裙子的身影,那些遇风即逝的小小的欢喜和忧伤,都走进它们枝蔓相连的内心了吧?都一一地印刻成它们青春岁月的年轮了吧?我知道,当少年们蒲公英一般散落在天涯,即便隔着山水迢迢,在某个风起的时刻,总会有人聆听到故乡的香樟树,那永远青翠的歌谣。

      城里还有一条远近闻名的香樟路,它真正的名字其实叫园林路。一位热忱的语文老师,曾郑重地拍下它许多个绚烂的光影瞬间,并在自己的博客上深情地誉之为“张家港最美的路”。这里的树,每一棵都像是从老祖母的故事里走出来似的,树干粗壮遒劲,枝叶团团如盖,风清月朗之中,自有一种古老的安详。它们是和城市一起拔节生长的香樟树,我总爱想象着,在一个温润的午后,或是沉寂的黄昏,当我轻轻叩响那斑驳的树干,所有的古往今来,便会在它们从容的叙说中有如清风拂面。

       无数棵这样的香樟树,伫立在长长的街道两旁,茂密的枝叶横陈交错在城市的天空之下,遥遥地望过去,仿佛一个苍翠而奇妙的时光隧道。我的举着红红糖葫芦的童年曾打这里经过,我的骑着单车的少年时光,曾碾过这里层层叠叠的树影,而此刻,我又行走在这深秋的香樟路上。依然有风在吹,有鸟儿在唱,有一颗颗穿越了盛夏的香樟果,青涩地、慢慢地长。

    我走过一间挨着一间的花店、音像店和杂货店,走过这香樟树下热热闹闹的人间。我看见繁忙的车来车往,看见骑三轮车的老人慢悠悠地踏进斜阳,看见迎面走来陌生的路人,他们的肩上,落着羽毛一样轻的阳光。一只彩色的风筝栖息在树上,正回想着春天里的飞翔。一只小卷毛狗噔噔噔地往前跑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望望后面气定神闲的主人。三三两两着戏服的女孩子正穿过香樟的树影,她们向着不远处的园林广场走去,浓荫深处,社区里的文化艺术节又将在向晚的暮色里开场……

      那些平凡而美好的城市细节,一如这香樟树上小小的果实,充满了细碎而芬芳的感动。它们连缀在葳蕤的四季,织就了一座城市坚实而幸福的质地。

 

                                                                                                                                          

                                                                                                                                                                       此文2016年《东渡》第1期刊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