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季诵华:趣谈“沙上人”

季诵华:趣谈“沙上人”

发布日期:2018-03-04      阅读数:540 次

“沙上”,在我们张家港的北部地区,有“老沙上”“新沙上”之分。住在“沙上”地区的居民,就称为“沙上人”。我们金港镇后塍地区的居民,也被住在所谓“南海”地区的人称为“沙上人”。其实,后塍也有“沙上”和“南海”之分。一条南横套河,将后塍的居民划分成“沙上人”和“南海人”。套北的谓之“沙上人”,是“老沙上”人。套南的谓之“南海人”。我对“沙上人”情有独钟,所以,在这里谈一谈“老沙上”人,简称为“沙上人”吧。

“沙上人”有“沙上人”的性格。第一是人善良。“沙上人”不喜欢“斗”,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凡事都能忍让,颇有君子风度。譬如,遇到什么纠纷的事,“沙上人”开头争了几句之后,便开始“撤退”,不再计较,顶多说上一句:“大娘嘞!”这“大娘嘞”是啥意思?不得而知。第二,“沙上人”好客。你若到“沙上”去,遇到什么尴尬事,想求人协助一下,你一到“沙上人”家门口,不管人家认识不认识你,“沙上人”都会微笑地向你打招呼:“你果要进来坐一歇喂。”三是“沙上人”爱交朋友,你若有一个与“沙上人”搭界的朋友或亲戚,那你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亲戚、朋友的隔壁乡邻,一个埭上人,都会结伴在你家门口张望,说着“果是格家啦?”之类的话。四是文化文明程度较高,口语接近书面化。譬如:“你”就称“你”,绝不说成“恁”。“没得”就是“没得”,绝不肯说成“唔不”。五是房子整齐划一,一“埭”是一埭,排列有序。犹如城市的街道,这样,便于寻找,交通还畅通。不像“南海”的住基穿前落后,羊肠小道。六是“沙上人”艰苦朴素。在困难时期,“荒春三,苦八月”,
“沙上人”麦粞、草头渡难关,大人小孩绝不为此叫苦。七是不图虚荣,不讲排场。“沙上人”家中办事吃饭,菜肴酌情处理。决不会“扎扎居居”,“吃不了,兜着跑”地浪费。八是“沙上人”聪敏胆大,他们从小就能骑自行车,训练得法,不怕摔跤,练得车技绝佳,“南海人”对此望尘莫及。九是“沙上人”心灵手巧,“沙上”地方的裁缝多,且所作衣裤得体合身,款式时髦,裁衣裁到新疆地区和北京城,深受那里的群众欢迎,扬了“沙上”的名气。十是“沙上人”体态匀称,姑娘们水灵秀美,小伙子帅气十足,连老头老太都清清气气。因为笔者也算是搭着“南海”的边,说“沙上人”的优点,乃是笔者之感觉,而非吹嘘。

当然,“沙上人”也不绝对“沙优”,也有其缺点一面。因为,当“沙上人”称“南海人”“黄脚郎”时,“南海人”也会称“沙上人”“沙朴头”,就是有点“朴劲”。譬如,才难么一点点细小事情,“沙上人”就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就说挑担子吧,“沙上人”只要扁担一上肩,管你有无分量,就会大喊大叫地喊上个“好做好无畏——”似乎有虚张声势之嫌。还有,“沙上人”虽然语言接近书面化,但有些字的读音却难以分清。如“军队”这个词,在“沙上人”口中就成了“钟头”,一个叫“施明军”的人,被“沙上人”喊作“自鸣钟”,岂不让人大笑一场?还有“沙上人”骑惯了自行车,往往懒得走路。我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到“沙上”一个人家有事,他们好客,留我午餐,去小店拷酒、打酱油,三步路也要骑个自行车去。

总之,瑕不掩瑜,“沙上人”善良、热情、温柔,性格开朗,心灵手巧,吃苦耐劳,让人钦佩。据说,这与他们吃沙土中生长的食物有关联,你看看,他们这个性格是不是如沙粒般清纯,但缺乏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