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许国华:风流文采胜蓬莱——《红楼梦》与港口蒋廷锡家族

许国华:风流文采胜蓬莱——《红楼梦》与港口蒋廷锡家族

发布日期:2018-03-04      阅读数:545 次

 
 

           风流文采胜蓬莱

                    ——《红楼梦》与港口蒋廷锡家族

                            

                                   许国华

 

“煮酒论《三国》,烹茶谈《红楼》”,《三国演义》说的是三国群雄逐鹿,纵横驰骋,自然宜煮酒高谈阔论。而《红楼梦》是一部“风水宝鉴”,讲的自然是风花雪月,儿女情长,更合适烹茶神聊。

那我们就烹茶谈《红楼》吧。

被誉为“一部封建社会秘史”的《红楼梦》,作者在开卷第一回就标明“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而采用 “将真事隐去”故曰“甄士隐”,“用假语村言”
故曰“贾雨村”的手法,敷演出的一段“闺阁昭传”。尽管作者采用了极其隐晦的春秋笔法,但依然透露出了隐含其间的种种信息。在书中,不仅隐写了作者曹氏家族的“家族史”,而且还隐写了当时清朝众多的官宦世家、书香门第。身居雍正朝文华殿大学士、大画家的蒋廷锡家族,便是其中的一家。

据著名红学专家周汝昌所著《周汝昌梦解红楼》考证,大学士蒋廷锡的赐第有《红楼梦》中大观园的雏型。清代蒋廷锡的赐第在西城什刹海畔,乾隆帝曾御书匾额“秀比蓬壶”。《红楼梦》第十八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李纨勉强凑成一律的题咏中,开头两句“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隐写的便是此第。薛宝钗所作的《凝晖钟瑞》一诗中,开头两句“芳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便点明了大观园在“帝城西”的位置,也与蒋廷锡的赐第相符。

至乾隆后期,大贪官和珅在原蒋廷锡赐第的基础上,大兴土木营造“和府”,清末又成为显赫一时的恭王府。由于恭王府有着《红楼梦》中所描绘的某些景物,于是有人便说恭王府花园是大观园的蓝本了。

尽管《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在红学界有不少争论,但北京恭王府说与南京随园说、江宁织造署西花园说、苏州拙政园说,是红学中大观园原型的较有影响的几种。

除了蒋廷锡的赐第,暗合《红楼梦》中大观园的一些景致外,曹雪芹为什么要在《红楼梦》中还隐写蒋廷锡家族呢?当然,除了当时蒋廷锡一家显赫的家世外,更与蒋氏的家风、文才及对女性文化修养的重视有关。

蒋廷锡(1669-1732),字扬孙,一字酉君,号西谷、南沙、青桐居士,江南常熟港口(今属张家港市凤凰镇港口)人,开创了“蒋派”花鸟画。后官至大学士,户部尚书,画以人贵,自然更名重一时,其画多为宫中秘玩,很少流入民间。故有学者云“今日所见(蒋廷锡)真迹,几全萃於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蒋廷锡家族是个书香世家、官宦世家。其父御史蒋伊、兄云贵总督蒋陈锡、侄太仆寺卿蒋涟、山西布政使蒋泂,长子协办大学士蒋溥、次子山西巡抚蒋洲、孙兵部侍郎蒋檙,《清史稿》上载其一门四代八人之列传或附传。一门荣显,当时惟桐城张廷玉一族可与之相比。

蒋氏数代皆有画名,擅画者甚多。蒋廷锡之父蒋伊为清初书画家、诗人,其《蒋氏家训》备受推崇。蒋伊曾以绘画代书,创作十二幅画,言事喻理为民请命,斗胆向康熙进献,是为“画谏”。

蒋廷锡之妹蒋季锡,蒋廷锡之子蒋溥、蒋洲,女蒋淑以及孙辈等,均能诗画,克承家学。

蒋季锡,字蘋南,蒋廷锡妹,自幼常与父兄探讨画理,研习画艺,其在选材上独辟蹊径,艺术上刻意求新,成就不凡,代表画作有《丁香图》等。蒋季锡能诗善画,为清朝一代才女,有诗集《挹清阁集》传世。其诗清新自然,别具一格,如《家园新茶寄大儿兴吾》:

才交谷雨摘旗枪,焙得春茗寄远尝。

画省烹时须细品,可能比并婺渊香。

后嫁于华亭王图炜,相夫教子,将长子王兴吾培养成雍正进士,后历官江西布政使、吏部侍郎等职。

蒋淑,字又文,蒋廷锡女,自幼秉承家教,以擅绘花鸟著称,其花鸟画,寓意祥和,别开生面,用笔设色具乃父画风神韵。代表画作有《丰盈和乐图》、《临蒋廷锡花卉图》。

正是《红楼梦》作者看好蒋家的累世书香、画名文才,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蒋家不但不轻视女性,而且很重视女性文化素养;在封建纲常礼教妇役妇女的时代,蒋家竟然反对“从一而终”,用《蒋氏家训》的方式告诫家人“妇人三十岁以内,夫故者,令其母家择配改适,亲属不许阻挠”。

《红楼梦》中贾宝玉及其姊妹们的文化内涵,便是以这类家庭为范本所塑造的,而且更加突出了女性的才能。从书中李纨课子、探春结社、惜春作画的描写上,或多或少地带有清代康雍乾时期蒋氏闺阁画家蒋季锡、蒋淑的影子。

《红楼梦》中“北静王”原型之一的怡亲王允祥,不仅和曹家父子(曹寅、曹頫)有“世交之谊”,和蒋家也有极深的交情。现存蒋廷锡的《枫宸鹰祉图》上,钤有“怡亲王宝”印章一方,此幅由蒋廷锡与当时西洋宫廷画师郎世宁合笔,为雍正帝之弟怡亲王允祥而作。曹寅少年曾为康熙帝的侍读,青年时任御前侍卫,中年后奉旨赴金陵任江宁织造。而蒋廷锡初以举人供奉康熙内廷,荐为南书房行走,后又被康熙帝特选为进士。虽然曹寅、蒋廷锡两人在康熙帝身旁为近臣的时间不同,但两人时常出入宫廷,或在怡亲王府相识。也许那时,曹寅就开始对蒋氏一门倍加推崇了。

红学家们普遍认为,《红楼梦》一书的成书,先由曹雪芹之祖父曹寅完成部分章节或遗留下笔记类书稿,曹雪芹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演绎再创作,并“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终成旷世巨著。正是怡亲王允祥与曹氏、蒋氏有“世交之谊”,怡亲王府抄录、珍藏《石头记》,成为著名的“己卯本”,就不足为奇了。

刘一心在《“百年红楼”补充猜测》一文中,认为《红楼梦》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中,薛小妹新编的第十首猜谜诗《梅花观怀古》,是以蒋廷锡的《柳蝉图》画作来制谜的。

尽管《红楼梦》一书如梦如幻,如谜如偈,标注“无朝代年纪可考”,但经剥丝抽茧式的考据,种种迹象均可表明,《红楼梦》一书与蒋廷锡一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