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谢金良:山芋

谢金良:山芋

发布日期:2018-03-04      阅读数:333 次

记得年少时光,每年的初冬时节,秋收结束了,稻谷晒干扬净进了仓。用稻谷换山芋的木船开进塘梢,停在离村庄一里多路的庙坝头。摇山芋船的人,大多来自虞山林场。船刚停下,一人留守船头,一人肩扛着拖把,上岸走进周围的村落,在村头巷尾一边走,一边重复着喊:“稻谷換山芋,船在庙坝河塘里!”

反映最快的是村里的孩子们,听见了就奔跑着回家,进门就说:“妈,換山芋的船来啦!”

在父母的同意下,把家里打扫谷场的杂质稻谷端出来,连同秋收时捡拾的稻穗,一起装入小布袋,背着去村里招呼小伙伴,结伴来到庙坝头的塘边。

換山芋的人等候在船头,笑咪咪地解开布袋看了下,用称约摸地称一称,随后把稻谷倒入准备的大麻袋内,就到船仓里捡起山芋,装进孩子的布袋内,再称一下。大约一斤稻谷換一斤山芋,有时一斤稻谷能换到一斤半山芋。孩子们把稻谷換来的山芋,快乐地背着回家。这天,小村里飘出了熟山芋的香味儿,真是物以稀为贵,那时村里不种植山芋,山芋成了乡亲们难得吃到的稀罕食品。

我问年长的邻居松大伯:“大伯,我们这里为什么不种山芋呀?”

大伯说:“山芋山芋,种在山里。水乡的泥土不生长山芋。”

我那时跟乡亲们一样,相信了大伯说的话。农业合作化以后,土地有生产队集体经营管理。大人们不让孩子把队里分的口粮去換山芋。换山芋的船也不来了。

到了一九六一年,那时粮食紧缺,吃不饱肚子,提倡用“瓜菜代” 的办法来度饥荒。村里的公共食堂解散后,生产队给社员划了点自留地。那年春天,村里有位新嫂嫂从娘家带回来的山芋苗,扦插在河边的自留地里。大家看到没有根的苗,浇了几次水,竟然就成活了,都感到很新奇,但又担心粘土层内长不出山芋。

新嫂说:“放心吧。我娘家也是水乡,泥土跟这里一样,山芋长得很大。”

乡亲们看到新嫂种的山芋苗绿油油的,长得很茂盛。过了些日子,发现根部的泥土裂缝了,常有人好奇地挖开泥土,欣喜地发现土里长出嫩白的小山芋。馋嘴的孩子看见有山芋就忍不住了,偷偷地扒在泥土,挖出的嫩山芋上流出白浆,他们就撩起上衣,擦一下粘着的泥土,就往嘴里塞。这年新嫂家种的山芋,还没有等到成熟,大多被馋嘴的村童挖出来生吃了。

深秋时节,新嫂从地里挖出来的山芋,长得长圆形的,跟山区的山芋一样大。大家看到新嫂用实践作证眀,水乡的土地也适宜种山芋,就批评松大伯说:“你不懂装懂,凭想象就乱下结论。”

松大伯摇摇头,眯着眼说:“我也是听上一辈的人说的。”

我后来读小学六年级时,在农业常识课本上,了解到山芋对土壤的适应性很强,只要不是常积水的盐洼地,都能种植。以土层深厚,土质疏松的砂壤土为最好。

第二年春天,乡亲们购买了山芋苗,第一次在自留地上种植山芋,大家向新嫂讨教栽培和管理方法,她总是不厌其烦地指教,还说:“这里的土壤肥沃,山芋的藤蔓长得过于旺盛,会影响山芋地下结的果实,需要适当剪除藤蔓。”

人们把剪下的山芋藤喂猪,猪特别喜欢吃。那时候提倡发展养猪,为集体多积肥料,生产队对社员养的猪按月结算灰肥款。提高了社员的养猪积极性,当时饲料紧缺,大家看到猪爱吃山芋藤,可以节省精饲料,就更加重视种山芋,人们见缝插针,利用家前屋后的边角地,甚至在渠边路旁也扦插山芋。南瓜收摘了,还要抢种一茬晚山芋,即使山芋长得小,但山芋藤可作养猪的青饲料。

我们村发展种植山芋,影响了周边村的农户,他们也受到了启发,开始引种山芋,当时山芋成了社员自留地上的主要农作物,取代了传统种植的南瓜。

秋天,大家把收获的山芋选地方储藏,防止霉变。乡亲们吃着能饱肚的山芋,度过了粮食紧缺的年月。松大伯夸奖说:“新嫂是村里引种山芋的第一人。”

农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粮食年年丰收。乡亲们种植山芋的热潮才悄悄消退,但大家对种山芋形成了习惯,每年春季,家家仍然要种点山芋。

大家在过去粮食紧缺时种山芋,只考虑山芋能饱肚,可当粮食吃。还能用山芋藤作青饲料喂猪。现在种山芋,人们想到的不仅能增加食品种类,调节口味,而且山芋营养丰富,有保健功能,可以减肥,能预防便秘和肺气肿等

我目睹了乡亲们引进种植山芋,用山芋作主要的扶助食物,在粮食紧缺时期度过了饥荒。山芋还为发展养猪作出过贡献,使我对山芋产生了感激和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