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撷英 » 《回不去的故乡》周成新

《回不去的故乡》周成新

发布日期:2017-01-13      阅读数:354 次

        不知从何时起,我发现故乡不再属于自己。而自己,对于故乡来说,也仅是一个过客。

     我对异乡的了解胜于故乡。无论是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山一水、一景一色,我都能熟于本地人。我甚至曾以老师的身份给他们灌输、给他们讲解,让他们了解家乡、了解自己。

       可对故乡的了解,我却异常陌生。除了名字之外,我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十七年前。

      念家的渴望,让我竭力去关注它。可任凭我怎样不停的点击银屏,指间的触摸也难以触及我内心的深处。当她真正近距离出现我眼前时,我却又非常茫然。

     这是我认识的故乡么?为何在她面前,我却一点也不心动。是她变了?还是,我变了?

     到家门,汽笛刚响。父亲就像迎客一样匆匆赶来,鞋子拖着地面发出吱吱的声响。为我开门,为我指挥。母亲则更是露着服务员的微笑将我领进门,搬凳、请坐,端茶、倒水。热情、殷勤,常让我受宠若惊、心存内疚。这回的是咱自己的家吗?

       走在乡间的道路小巷上,迎面走来的人跟我微笑,还时不停的呼唤着我的小名。我知道这定是村里的乡亲,否则他又怎会知晓我的乳名。礼尚往来的客套,让我回礼。可我却怎么也想不出他的名字。我不知他的辈分、住所,以及儿时与我的故事。我只能尴尬地对他微笑、点头。就像一个不懂规矩的孩童一样,用笑来代替说话。

      来到自家的田野,找不到“界河”,算不清面积。辨不清葱绿,认不清物种。寻不见插秧的地方,觅不得蒲棒的去处。曾经的鱼塘已经不见,远处高大的厂房正迎面扑来。

     站在自家的屋顶,不见炊烟,不见渔网。闻不到米香,听不到公鸡打咯。空旷的田野中少了孩子呼唤母亲回家吃饭的呐喊。

        逛至小镇的街铺,找不到自己所需的物品。哪里有,哪里优。哪里便宜,哪里实惠。东街、西街,南街、北街。老街、新街。漫无目的找寻,漫无止境的穿梭。走着走着,像是步入了迷宫似的。

       挤进繁华的县城,辨不清方向,辨不出东西南北。当看中某物正要向老板询价时,我一下忘了方言,吐口而出的普通话让父母有些诧异。

       屋前的泥路变成水泥,屋后的水渠夷为平地。西头的拱桥成了平的,东头的小路没了绿荫。记忆在我眼中已越来越乱,变得模糊,变得迷茫。

        牲畜越来越少,看不见鸡鸭,听不着猪叫。寻不见萤火,闻不见羊咩。猫狗却是越来越多,越长越活跃。

        河边的草越长越高,不见摸鱼捉虾,不见洗衣淘米。弯长的河流仅剩下一行江船的行迹,和那突突直起的黑烟。

     离家多年,我是真的变了吗?是的,我变了。变得不认识邻里,不认识自家田地,不认识县城,不认识东西南北。就连方言也变得不知说道。变得让父母诧异,变得让父母殷勤,变得让邻居呼唤,变得连自己也有些不认识自己。

       故乡,就这样离我越来越远。我仅存的一些记忆也开始慢慢消失。终有一天,故乡在我心底就只剩下两个字。变成一只只能是在嘴里空念着的躯壳。